一百年前俄国沙皇摄影师拍下的珍贵彩照(组图)

A

看着这些超高清晰度、色彩明艳动人的照片,简直不能相信这些照片已经有100岁了!这些旧照是一位俄罗斯摄影师Sergey Prokudin-Gorsky在横跨俄罗斯的火车旅途中拍摄的作品。现代人只要按一下智能手机的拍照按钮,就可以得到一张色彩饱满的高清照片,但在100年前的俄罗斯,Prokudin-Gorsky需要用红、绿、蓝色滤镜拍3次,然后在一个投影仪中合成才能成像,程序相较今天而言,显得比较繁复。

Prokudin-Gorsky是一位俄罗斯化学家和色彩摄影师先锋,他奉尼古拉斯沙皇二世之命,在1909到1915年拍下这些美轮美奂的作品。图为1904年他在俄罗斯西部的达吉斯坦(Dagestan,)拍摄的一位穆斯林老兵,老兵身穿传统制服,手执匕首的姿势显得豪气飒爽。

Prokudin-Gorsky1912年的自拍照。沙皇慷慨提供Prokudin-Gorsky有暗室的火车,并允许他可以前往俄罗斯的任一角落,去拍摄平民百姓的生活。Prokudin-Gorsky在火车上可以随时进行成像操作。

1909到1915年的俄罗斯正步入世界第一次大战,同时,废除君主政体的共产主义革命正悄然来临。Prokudin-Gorsky拍了超过2000张照片,这些照片见证俄罗斯经历一战和驱逐皇室的共产主义革命的历史。图为一名穿着俄罗斯传统服饰的女子。

除了拍摄著名地标和社会上流阶层人士,Prokudin-Gorsky也记录平民百姓的生活,其中就包括这群正在采摘茶叶的希腊人们。

这张照片摄于阿塞拜疆(Azerbaijan),当时阿塞拜疆居住着许多基督教少数派的俄罗斯农民。图中的这个家庭刚搬到有辽阔耕种区域的穆甘草原(Mugan steppe)。

讽刺的是,现在没有任何文献资料或者图片记录Prokudin-Gorsky所用的相机,但可以猜测的是,这个相机可能有3个镜头,或者有一个可以随意更换滤镜的镜头。图为一名穆斯林布匹商人在撒马尔罕(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的商铺里端坐着。

在撒马尔罕,一位卖甜瓜的商人正在等客人过来买瓜。在1991年苏联分裂前,撒马尔罕一直是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

一名身穿传统中亚服饰的商人在他的骆驼背上放了许多袋货物,里面有可能装了谷物和棉花。

1915年,一群男人坐在手摇车上。这条在彼得罗扎沃茨克(Petrozavodsk)的摩尔曼斯克(Murmansk)铁路,是一战时非常重要的军事用品供给线。军队对士兵、武器和弹药的需求都仰赖这条铁路来满足。

一名穿着中东服饰的男人正吸着水烟,靠墙蹲着休息。

这张照片拍摄时是彩色的,但随着时光荏苒,这张照片已经褪色。这名俄罗斯中部的卡斯利铁厂(Kasli Iron Works)的男子正伏案加工一件艺术品。

聚集在传统中亚监狱栏旁的犯人们。这个监狱的洞口通往地下,铁栏把犯人们隔离在洞里。

图中的这座Nilova修道院经历了许多变迁。Prokudin-Gorsky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是1910年,当时修道院还是用于宗教事务。但在1927年,Nilova修道院被夺去用作集中营和孤儿院。1990年时,Nilova修道院重新回到教堂的怀抱。

1912年乌拉尔山脉下的一座农场。虽然照片似乎是在阴天拍摄的,但依然无法阻挡农场蓬勃生气的流露。

图中的第比利斯城(Tbilisi)当时是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现在是格鲁吉亚的首都。1900年初拍下这张照片后,第比利斯经历许多变迁,现在居住着150万人民。

这张照片记录了圣尼古拉斯教堂被毁前的完整容貌。二战时,这座教堂被纳粹军队严重毁坏。在苏联时期,这个教堂受到进一步的虐待,当时它被用作工厂。

当代俄罗斯的典型景象是工业碾磨机器,然而1912年的俄罗斯大部分是一片荒郊,辽远的地平线上立着几座手工小磨坊。图为俄罗斯中部亚卢托罗夫斯克(Yalutorovsk)村庄的磨坊。

随着俄罗斯迈入20世纪,像图中这样的工厂开始在俄罗斯兴起。在这里,棉花被加工成棉线。

这张照片摄于1911年。图为兴都库什水电站的发电机,该发电站是当时俄罗斯帝国最大的发电厂。Prokudin-Gorsky拍摄2607张照片,是为了向孩子们展现俄罗斯辽阔疆域上迥异的文化和历史,以及俄罗斯帝国的演进。美国国会图书馆在1948年花费5000美元(相当于今天的31万人民币),从Prokudin-Gorsky的儿子手中买进这些照片。

✍: Guest

2015-05-15, 86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