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驚訝!未來70%的工作會被人工智能替代

A

   · 人工智能時代終將到來 ·

  更為廉價的並行計算、更大量的數據和更深層次的算法使得人工智能發展如此迅速,開啟真正的人工智能也許就在一夜之間。

  即使到今天,還有很多人認為谷歌是做搜索的,怎麼说呢,你們都太太太OUT了……AlphaGo讓我們見識了什麼叫讓人震撼的人工智能。

  谷歌的聯合創始人拉裏·佩奇早在2002年就说:“哦,我們其實在做人工智能。”谷歌不是用人工智能強化它的搜索能力,而是利用搜索來改善它的人工智能。

  大神KK就預測,到了2026年,谷歌的主營産品將不再是搜索,而是人工智能。按照這些技術趨勢繼續下去,人工智能就將持續進步,而我們所謂的人工智能時代終將到來。

  在即將到來的人工智能時代,人們不禁惶恐,人工智能會完全替代人類工作嗎?人類的存在還有價值嗎?

   · 工作是否會被人工智能替代 ·

  這是顯而易見的。具有人工智能的機器人取代人工是必然的,一切只是時間問題。

  大神KK更是預言,在本世紀結束前,如今人們從事的職業中有70%很可能會被自動化設備取代。

  第二次自動化浪潮正引領這項變革,而人工認知、廉價感測器、機器學習和分散式智能將成為變革的焦點。廣泛的自動化將會觸及包括體力勞動和知識型工作在內的所有工種。

  已經實現自動化的行業中,機器會進一步鞏固自身的地位。比如流水綫生産、倉庫裝卸、農場採摘,甚至更為精細的配藥、打掃、駕駛等。

  人 工智能機器人的觸角終究也會伸向白領的工作。許多機器已經含有了人工智能,只是我們還沒有稱它們為人工智能機器人罷了。就像谷歌最新的計算機一樣,選取一 張網上的照片后,它會“看着”這張照片然后給出完美的说明。它能持續地像人類一樣正確描述照片上發生的事,不會感到疲倦,還能閲讀並概括出文本大意。人工 智能終將接管你的工作,不論你是一名醫生、律師、建築師、記者還是程序員。

  機器人可以做人類能從事但機器人表現更佳的工作;可以做人類不能從事但機器人能從事的工作;可以做人類想要從事卻還不知道是什麼的工作;甚至可以做剛開始只有人類能從事的工作。

  我們現在已經處在轉折點上。但要求人工智能效仿人類的智能,好比要求人工飛行模仿鳥類翅膀,在邏輯上是说不通的。人工智能將擁有自己區別於人類的智能,或許我們可以稱之為“異類智能”。

  這就給人類與人工智能“和平共處”一個很好的契機。

   · 人類與人工智能如何相處 ·

  人工智能無法完全的效仿人類的智能,這使得我們能夠與身邊的機器人協同工作,雙方的工作內容會摻雜在一起。

  而成功將青睞那些以最佳化的方式與機器人以及機器一同工作的人。人類和機器之間將形成一種共生關係。

  人類的工作就是不停地給機器人安排任務,這本身就是一項永遠做不完的工作。最不濟,我們至少還能保留這份“工作”嘛。

  在人工智能替代人類工作的趨勢下,這不是一場人類和機器人之間的競賽,而是一場機器人參與的競賽。如果和機器人比賽,我們必輸無疑。就像李世石1:4負於AlphaGo一樣。

  未來,你是否成功將取決於你能否和機器人默契配合。不錯,就是完全配合筆者這樣的機器人,哈哈哈~

  1997年與超級電腦深藍對弈的國際象棋大師加裏·卡斯帕羅夫提出了“人加機器”(manplus-machine)的概念,即在比賽中用人工智能增強國際象棋選手水平,而不是讓雙方互相對抗。

  事實也證明,這種“人加機器”並未削弱純人類國際象棋選手的水平。恰恰相反,在廉價且超級智能的國際象棋軟件的激勵下,下國際象棋的人數、錦標賽的數量以及選手的水平都達到了歷史之最。

  既然人工智能可以幫助人類成為更優秀的國際象棋選手,那麼合理地推測,它也能幫助我們成為更優秀的飛行員、醫生、法官、教師等等。

  隨着人工智能與人類生活工作的不斷融合,也促使人類更為深度的思考。

   · 我是誰 ·

  在我們的潛意識中會經常關心“我在哪裏”,因為只有在知道“我在哪裏”才能知道“我去哪裏”和“我怎麼去”。就像用地圖找路,總是要先找到“我的位置”一樣。

  如果人類文明的發展是個路線圖,在人工智能發展到現階段的今天,我們是不是也要思考一下,我們現在在哪裏,接下來要往哪裏去呢。

   我們無法確定未來

  200年內是否會接觸到其地外生命,但几乎可以100%確定我們會製造出異類智能。

  當我們面對這些人造異類時將和遇到外星人一樣,既會受益也會遭到挑戰。它們會迫使我們重新評估自身的角色、信仰、目標和身份。

   · 人的目的是什麼?

  我們要製造生物演化無法得到的新型智能?我們的職責就是製造能夠用不同方式思考的機器,也就是創造異類智能?

  這不僅在重新定義人工智能,也在重新定義人類。

  當我們發明了更多種類的人工智能后,會在“什麼是人類獨有的”這一問題上做出更大讓步。

  我們會陷入一種曠日持久的身份危機,不斷捫心自問人類的意義。

  最大的諷刺是,人工智能時代的到來最大的益處在於,各種人工智能將幫助我們定義人性。我們需要人工智能告訴我們——我們是誰?

✍: Guest

2016-06-14, 52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