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妻”们克夫还是被夫“克”?

A

今天《中国经济周刊》一篇题为《媒体盘点“大老虎的夫人们”:以夫之名都干了啥》的文章,分别报道了令计划之妻谷丽萍“广结政商朋友、隐蔽权钱交易”;薄熙来之妻薄谷开来“贪腐受贿、擅权干政”;苏荣之妻于丽芳“涉猎甚广、贪得无厌”;白恩培之妻张慧清“升官发财的‘夫人路线’”。

中国有句古语叫“妻贤夫祸少,子孝父宽心”。可一些位高权重的大员们,夫人却不懂得“夫尊于朝,妻贵于室”,借夫君权势抛头露面,出尽风头,久而久之便失去“贤妻良母”本性,干出“不贤”甚至诸多“为人不齿”的事来,给夫君仕途带来负面影响甚至直接导致被查的后果,结果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最终出现“夫妻双双”甚至“全家一起”进监狱的悲剧。如果用民间的通俗说法,那就是“克夫”。

但以上四大“虎妻”,却不完全是“克夫”,有的甚至是大员拖累了妻子。笔者以为,谷丽萍、薄谷开来显然是“克夫”的典型,于丽芳与苏荣应该算是典型的夫妻“互‘克’”,而张慧清则算得上“被夫‘克’”了。

先说说令计划之妻谷丽萍。其夫君令计划当初为一颗冉冉升起的“政坛明星”,谷丽萍理应低调做人,相夫教子,可她却热衷于搞是是非非,政商通吃。在政界,不但与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有交集,家乡山东省枣庄市委书记陈伟也因涉案而被查,“最年轻市长”的仕途因她戛然而止;在商界,浙江广厦实际控制人楼忠福以及谷丽萍的山东老乡、福日集团董事长曾显;北大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CEO李友、总裁余丽、副总裁李国军;中国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等也纷纷涉案。

这个“败家娘们”最“克夫”的地方则是纵容其子花天酒地。竟设法给儿子弄了辆“送命”的豪华跑车,车祸不但让令计划中年丧子,也是令计划“落马”的最直接原因,甚至说改写了“十八大”之前的中国政治版图。

而谷丽萍与央视节目主持人芮成钢的“姐弟关系”,也令夫君家族蒙羞。毫无疑问,谷丽萍当为中国第一“‘克夫’娘们”。

再说说薄熙来之妻薄谷开来。薄熙来仿照香港男人的做法,让老婆随自己姓,这种夫权思想与他在重庆“唱红”所要表达的“平等”意识完全背道而驰。当然,薄熙来让老婆随夫姓是“心口合一”,是为凸显自己是权威;而“唱红”则是精神分裂,是做给他人看。但是,薄熙来在重庆确实搞得红红火火,仕途也进入了顶峰,并有“更上一层楼”之趋势。

可是,其妻薄谷开来却因杀死英国公民尼尔·伍德,让王立军掌握了薄熙来的把柄并试图以此要挟薄熙来。而更令薄熙来难以容忍的,则是王立军与薄谷开来“如胶似漆”(薄熙来语)。因吃醋加愤怒,薄熙来打了王立军一耳光,逼着王立军逃走美领馆,导致薄熙来最终倒台。

很明显,薄谷开来也是一典型的“‘克夫’娘们”。媒体揭示薄谷开来“贪腐受贿、擅权干政”,其实都是“薄熙来案”的次要问题。

下面再说说苏荣之妻于丽芳。苏荣“落马”后,媒体大肆渲染苏荣之妻“于姐”,说她如何如何贪婪,如何如何沽名钓誉。其实,于丽芳贪财,无非是“夫妻共贪”,她只是苏荣的“白手套”。为了让苏荣能更好地在台上给几千万江西人民“讲廉政”,更好地教育下属廉洁自律,于丽芳只能“替夫出征”,大肆捞取钱财。苏荣也是掩耳盗铃,以为如此分工,最后就能功德圆满,至少可以留下退路,没想到最终还是“鸡飞蛋打”,未来只能是“双双坐牢”了。

很明显,于丽芳与苏荣是典型的夫妻“互‘克’”。苏荣的权力让于丽芳最终失去人身自由;而于丽芳的不贤,又加速了苏荣的堕落。

而白恩培之妻张慧清,则是“被夫‘克’”的典型了。张慧清原先仅是内蒙古一个招待所的服务员,被白恩培看中后秘密姘居了很长时间,在白恩培成为云南省委书记后才“转正”,旋即又成为云南电网公司党组书记、副总经理,荣升正厅级,还成为云南省政协常委。

应该说,讲话跑题、口误百出、个人素质饱受诟病的张慧清书记,对官场的复杂性不可能有太多的了解,因此其即使走向贪腐之路,也一定是夫君白恩培庇护甚至怂恿的结果。

不难看出,原本可以过着正常人生活的服务员张慧清,却因为成为白恩培“夫人”而大富大贵后,最终却身陷囹圄,身败名裂,连当年做“小三”的经历也被媒体翻出来,成为家族的耻辱。

而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之子、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被查的原因,应该既不是“克夫”,也不是“互‘克’”,更不是“被夫‘克’”。其妻吴芳芳生意烂尾,近百人聚集浙江省军区大门前叫喊“郭正钢还钱”,并不是导致郭被查的直接原因,更重要的原因其实是“你懂的”。

✍: Guest

2015-03-20, 92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