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徒步奔来的难民潮 德国华裔议员想起当年的自己(图)

A

匈牙利警方再次解除对布达佩斯火车站广场上难民的围困,滞留在火车站前的难民潮水般涌进火车站,你推我挤地抢着登上开往德国方向的列车。火车站内拥挤不堪,一片溷乱。

布达佩斯东火车站再次出现拥挤不堪的溷乱场面:在火车站前被围困了数天的1000多名打算前往西欧国家的 难民疯狂涌入火车站内。电视画面中展现了难民涌向站台,你争我抢挤上火车的溷乱场面。一些难民试图从窗口和车门口将他们的孩子塞入车厢。

匈牙利铁路部门宣布,目前没有从布达佩斯开往维也纳的直达列车。奥地利警方证实了这一消息。

8月31日,匈牙利当局曾取消对滞留布达佩斯火车站的数千难民的封锁,允许他们登上开往奥地利和德国方向的所有列车。但是到了周二上午,当局再次禁止所有没有有效欧盟签证的旅客进站。这一决定导致约2000难民滞留站前广场,许多人对将他们围困在火车站提出抗议。

二战以来最大难民潮

这些来自中东和非洲危机国家的难民,试图经匈牙利前往生活和庇护条件更好的西欧或者北欧国家。他们的 主要目标之一是德国。目前,欧洲正经历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潮。 ------

星期五早晨7 点40分从北京站出发,经过内蒙古二连、蒙古乌兰巴托、西伯利亚、苏联莫斯科、波兰华沙、民主德国东柏林、联邦德国西柏林,然后到达巴伐利亚的班贝格。整整一个星期。票价北京至东柏林:892.30元(人民币)。   这张国际列车票对我来说来之不易,而且非常昂贵。 标价人民币是假货币(外汇券),也是真货币。当时,我们中国人治理国家具备非常丰富的想象力,一国两制,发明一种不是货币的货币,那时我们称之外汇券。就 因为有这种外汇券,我们的中国就开始分裂,分裂成国中之国。外国人在中国,其实他们仍然生活在外国,他们先用自己国家的货币换成外汇券,在中国使用外汇券 在宾馆里付账、在友谊商店购物...... 当时,这些企业全是国营,外汇券从中国银行跑出来,走入友谊商店,再流回中国银行。

但是,设计师忘记了,外国人在中国也必须乘坐出租车,不懂中国话的外国人也需要我们这些翻译。所以,外汇券就通过出租车司机或我们翻译偷偷地熘进流通市场。

外汇券之所以成为外汇券,它与人民币的黑市兑换率肯定不是一比一。 最高的时候是一比八。盛友人生第一次做聪明人,发现设计的漏洞,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在上海南京路上倒换外汇券。倒得我神魂颠倒,倒得我老婆 害怕起来。我说:“你不要怕,你只要学习你妈妈当年儿童团长精神,给我站岗放哨就行,万一工商局的来了,你就用德语给我通风报信,他们听不懂,听懂德语 的,肯定是圈内人。真的碰到无赖,打起来,我会功夫。在中山大学读书时跟南拳王邱建国学武术,还没派上用场呢,哪怕搏斗死了,不成烈士,至少也是血染的风 采!”妻子听我胡说八道,越听越害怕。

我笨,不懂上海话,每次上战场都得拖累妻子。也怪上海人坏,专门欺诈我们这些外地乡巴佬穷光蛋。到后来,妻子真的恐惧了,我也觉得没劲,也不想让上海人老欺负,所以倒换外汇券下课。 当年我每月工资才75,60 元。真实情况是必须拼凑赴德的路费。在小贝的帮助下,我被林业部借用,到东北内蒙古当口译,每日20 元。那是天文数字的收入。开心!

开心没多久,遇到麻烦,因为出国需要政审材料。调动成功,户口挂在我同学开的贸易公司里,说好的,他必须给我出具政审材料,以便申请护照。同学很铁,帮我帮到底,帮到拿护照为止。 拿到护照后到北京申请签证,递交上去后,让我回家等,说大约一个月左右。一周后,突然接到德国大使馆的电报,开心得要命,打开一看,原来自己高兴过早。

 德国新总领事新规定,到德国留学者必须交保押金两万人民币,学成返回中国后归还。两万元,这在那个年代,再笨的人也明白,那是天文数字。

怎么办?全家人为我着急,老婆家人为我出急招:借!跟谁借?跟银行借!问我在中国银行当科长的姐姐,行否?行! 要抵押!德国人向我要抵押,你们向我要抵押,到底谁压谁?

废话少说,找舅舅,把他的房子抵押给中国银行,贷款成功。背着一麻袋钱,前往北京取签证。在那里等,度秒如年。当秘书喊我的名字时,惊慌万分。先交钱! 我知道。66元,有外汇券吗?若没有,交人民币也行。 暗喜,不提两万押金。当然我谢盛友不会笨到那种程度,自己先提。我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是六万六,不是66。提心吊胆地把钱递上,他果真只收66。拿到签 证后,赶快背起麻袋,往外跑,生怕秘书想起那两万,又把签证收回去。(为什么不收两万,至今仍然是个迷。)   跑到外边马路时,还边跑边往回看,是否秘书跟着跑来追我。跑到蒙古领事馆后,放下麻袋,先歇一下,然后再递过境签证申请。我还是提心吊胆,害怕联邦德国给 我的签证是假的。休息好后,我想,如此提心吊胆不是办法,必须找办法壮胆。自己安慰自己,如果德国的签证是假的,蒙古人会发现,我外行,蒙古外交官内 行,行家蒙古,不蒙人。两个小时后,获得蒙古过境签证。再然后是苏联、波兰、民主德国,一关过一关。   一万八邮寄回我在海口的姐姐,让她代替我还给银行。我留下两千。这么多钱,怎么办?买衬衣、买拖鞋、买二锅头、买牛仔裤,放下麻袋,背上二锅头,踏上北京通往柏林的国际列车。   同车厢里有两个协和医院的老教授,他们也为了省钱,到瑞典开国际学术会议,不坐飞机,坐火车。还在亚洲,老教授就跟我商量,他们需要一些卢布, 需要我帮忙。那年头,人人中意美金,个个抛弃卢布,美元黑市兑换卢布,是官价的数十倍。老教授年龄大资格老,不好意思下车上黑市倒换卢布,觉得丢人。所以 要我帮忙。   我问:“上黑市,丢人。老教授,丢不丢良心?不丢良心,我帮你干!我什么事都干,就不干丢良心的事。”   如数把卢布给老教授,他们对我左一个感谢右一个感谢。我说:“ 不用感谢。您喊我一声倒爷就行,我象不象倒爷?”    “不象!”“那您到莫斯科就会见我功夫!反正莫斯科不相信眼泪!”   莫斯科真的到了,必须在火车站过一夜,第二天才有火车开往柏林。我们存放好行李,先游览红场。在红场的感觉真爽。下午到一个集市当倒爷。老教授说我不象倒爷,我把所有的东西全卖光了,二锅头, 卖! 拖鞋、牛仔裤、衬衣,卖!连我身上穿的衬衣、背心也被苏联老大哥看中,最后光膀子回莫斯科总站。谁敢说,我不是倒爷,我是赤裸裸的倒爷!   老教授看见我光膀子,让我赶快穿上衣服,担心我着凉。惜别, 我往柏林,老教授往瑞典。老教授握我手,拥抱我:“小谢,我们老了,心有体会,看得出,你有读书底气,到德国还是专心读些书!……” 我与老教授惜别。到德国后通过医科院的朋友了解,两位老教授曾是黄家驷先生的助理,对老教授,我非常肃然起敬。

火车到达东柏林火车站时,已经深夜12点45分,根据规定,火车站夜里1点至4点钟要关门,边防警上来:“你必须离开这里!我们要锁门!” 我问他们,我能去哪里?早上6点才有火车开往班贝格(Bamberg),我请求他们让我在火车站站台上等到天亮。他们看到我提着3个大箱子(在莫斯科当倒爷,倒卖了东西,把一个箱子也倒卖了),无家可归,怪可怜的,所以就同意了我的请求。 夜里1点半,火车站的大灯关了,边防警Peter(彼得)上来问我:“北京怎么样?”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是好,干脆引吭高歌,唱童时习惯的京曲《北京有个金太阳》。 彼得:“现在是黑夜,看不见北京的金太阳。” 早上5点45 分,我准备上火车,彼得握我手,拥抱我:“Alles Gute, Genosse  Xie!(谢同志,祝您万事如意!)……” 我:“走!我们一起到班贝格!” 彼得:“我没有签证!” 我:“您不是德国人吗?” 彼得:“您是中国人,您能去台湾吗?” …… 我还来不及回答彼得,火车徐徐启动,穿越柏林墙,彼得慢慢地消失。在车厢里,看不见彼得,我反而想起余光中,想起他那首诗。

柏林墙让我第一次切身感觉到“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实实在在的距离”。与彼得那段对话,我一直铭记心头。 八十年代末那场运动,  使我留而不归,留而不学。 在回家的路上,我需要学会躬自厚,而薄责于人。 ------   谢盛友(曾用名:谢友),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中德双语专栏作家,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班贝格民选市议员。

✍: Guest

2015-09-06, 79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