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关于癌症最好的深度科普

A

标题导读

(一)进步和困境

(二)癌症和肿瘤

(三)癌症到底是怎么致命的

(四)癌症为啥这么难治

(五)什么导致了癌症

(六)儿童为啥会得癌症

(七)转基因食物会导致癌症么

(八)怎么才能用上国外最新的抗癌药

(九)中医能治疗癌症么

(十)我们是不是还不够努力

(十一)神奇的抗氧化保健品

(十二)酸性体质容易得癌症么

(十三)免疫疗法,抗癌药物的第三次革命

(十四)CAR-T免疫疗法,治愈癌症不是梦

(十五)溶瘤病毒,以毒攻毒还是毒上加毒

(一)进步和困境

一不小心跳进 ”二十一世纪是生物的世纪“ 这个大坑已经有十多年了,这么多年来,从本科到博士,从中国到美国,从学校到药厂,第一手,第二手,第N手的癌症研究资料接触很多。随着中国污染加剧,医疗条件改善和人们健康意识增加,周围患上癌症的人似乎越来越多。病人多,问题就多,谣言也多,鉴于最近时不时都有人咨询我各种各样关于癌症的问题,我觉得写一些科普小知识也许有些意义。朋友中很多生物研究,转化医学和临床医学的专家,也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在过去的几十年,人类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来和癌症作战,我们对癌症的认识有了长足的进步,一系列新的抗癌药物已经上市,几千个新的药物正在进行临床试验。对很多癌症如肺癌,皮肤癌,前列腺癌,乳腺癌等,现在都有了更有效的治疗手段。例如罗氏公司2011年上市的药物威罗菲尼片(vemurafenib),对部分恶性黑色素瘤病人有非常明显的效果。有些病人的癌症消失到了无法检测的程度,他们的身体也几乎恢复到了生病前的状态(图B)。考虑到恶性黑色素瘤病人往往以天计算,这类新型药物的作用可以说是革命性的。

可能是关于癌症最好的深度科普(分享)

可惜,在医生和病人欢呼雀跃的时候,新的数据给大家泼了一盆冷水:在看起来似乎治愈了的病人身上,仅仅两个月以后,肿瘤又回来了(图C)。而且这次,威罗菲尼片不再有效,复发的癌症比以前的更加凶猛,很快就夺取了病人的生命。

这就是人类和癌症作斗争中面临的最残酷现实和挑战:抗药性和变异性。我们对癌症的治疗之所以效果有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还不完全理解癌症如何产生抗药性,不理解为什么抗药性的癌症进化得越来越快,不理解抗药性的种类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等等。

人类和癌症在过去几十年的对抗,取得了很大成果,肯定不是完全失败,但是由于生物学基础知识的匮乏,目前的研究还很初级。就像我们想制造火箭,但是现在却还没有“相对论”。生物学需要更多基础研究的突破,需要各个学科的人加入,我们离最终攻克癌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二)癌症和肿瘤

癌症和肿瘤这两个词经常通用,一般情况下也确实没太大问题。一定要纠结的话,这两个词还是有一些区别的。肿瘤的关键词是“固体”,癌症的属性是“恶性”,所以恶性固体肿瘤就是癌症,血液癌症不是肿瘤,良性肿瘤不是癌症,清楚了么?

用数学公式来表示的话:

癌症=恶性肿瘤+血癌

肿瘤=良性肿瘤+恶性肿瘤

良性癌症=说错了

这俩在英文中也是有区别的,肿瘤的英文是Tumor或者Tumour,癌症的英文是Cancer。

说起Cancer,对喜欢研究星座的各位宅男宅女们应该不陌生,因为巨蟹座的英文就是Cancer!巨蟹座同学们,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关键是这俩名字有联系么?还真是有的。

癌症Cancer的名字来源于公元前400多年的希腊传奇医生,号称西医之父的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有意思的是,几乎和他同时,中国(春秋战国时期)也出现了中医的重要奠基人物:扁鹊。中西方现代医学几乎同时起源,但是各自发展,到后来就渐行渐远,形同陌路,可能是分久必合,现在又有不少人想把中西医学理论统一起来,我觉得够呛。某一次希波克拉底在观察一例恶性肿瘤的时候发现肿瘤中伸出多条大血管,看着就像螃蟹的腿一样,于是他就用希腊词的螃蟹Caricinos来称呼这种疾病,到英文里面就是Cancer,大螃蟹的意思。所以癌症也可以叫大螃蟹病。

(三)癌症到底怎么致命的

大家谈癌色变,主要的原因是其高死亡率。但是说起来癌症到底是怎么让病人死亡的,可能很多人都说不上来了。为什么有人长了很大的肿瘤,做完手术就没事,但是有人的肿瘤还没有看到,病人就去世了呢?

首先说癌症的严重性和肿瘤的大小没有相关性,2012年有个著名的越南人Nguyen Duy Hai,4岁开始就长肿瘤,等到30岁的时候右腿肿瘤已达到惊人的180斤!在这26年中,他慢慢失去行动能力,但是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太多别的症状,在做完手术后,看起来也比较正常。这种肿瘤看起来很恐怖,但是如果位置不在关键内脏,实际上对生命的危害相对较小。这种巨大的肿瘤几乎肯定是良性肿瘤,因为如果是恶性,是没有机会长这么大的。

良性肿瘤和恶性肿瘤的区别是啥?是看肿瘤是否转移。良性肿瘤不转移,属于“钉子户”,所以只要手术切除肿瘤本身,基本就算治好了。而恶性肿瘤不论大小,都已经发生了转移,有可能在血液系统里,可能在淋巴系统里,也可能已经到了身体的其他器官。很多癌症(比如乳腺癌)转移一般首先到达淋巴结,然后才顺着淋巴系统到达其他系统,所以临床上对肿瘤病人常常进行淋巴结穿刺检查,如果淋巴结里面没有肿瘤细胞,病人风险较小,一般化疗和放疗以后就能控制住疾病。

那癌症到底是怎么致命的呢?首先得说这个问题没有确定答案,每个病人个体情况都不同,最终造成死亡的原因也不同。但是大致说起来,往往和器官衰竭有关,或是某一器官衰竭,或是系统性衰竭。肿瘤,不论是否恶性,是否转移,过度生长都可能会压迫关键器官,比如脑瘤往往压迫重要神经导致死亡,肺癌生长填充肺部空间,导致肺部氧气交换能力大大降低,最后功能衰竭而死,白血病导致正常血细胞枯竭造成系统性缺氧缺营养等等。

癌症如果转移以后,危险性大大增加,一个原因是一个肿瘤转移就成了N个肿瘤,危害自然就大,另一个原因是转移的地方往往是很重要的地方,比较要命的地方是脑转移,肺转移,骨转移和肝转移。这三个地方还有一个共同特点:由于器官的重要性,手术往往很保守,很难完全去除肿瘤。所以乳腺癌发现得早一般没事,手术摘除乳房就好了,病人可以正常存活几十年,但是如果乳腺癌转移到了肺部或者脑部,就很难治疗了,因为你不能把肺或者大脑全部摘除。所以大家自己,还是自己父母一定要每年去医院定期体检,早发现几个月,也许就能多活几十年。

癌症致死有时候并不是某一个器官衰竭造成的,而是一个系统衰竭。有很多癌症,由于现在还不清楚的原因,会导致病人体重迅速下降,肌肉和脂肪都迅速丢失,这个叫“恶病质”(Cachexia)。这个过程现在无药可治,是不可逆的,无论病人吃多少东西,输多少蛋白质都没用。由于肌肉和脂肪对整个机体的能量供应,内分泌调节至关重要,病人很快会出现系统衰竭。

例如全民偶像乔布斯,靠金钱支撑,在诊断胰腺癌后活了8年,可谓是不小的奇迹,但是大家仔细看他得病前后照片对比,能清楚发现他身上的肌肉和脂肪几乎消失殆尽。最后还是由于呼吸衰竭而去世。

(四)癌症为啥这么难治

在我长大的过程中,癌症和艾滋病是最恐怖的疾病名词。如果你问我,癌症和艾滋病哪个会先被攻克?我的答案肯定是艾滋病。

癌症为啥那么难搞?我看来有三个主要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癌症是“内源性疾病”:癌细胞是病人身体的一部分。对待“外源性疾病”,比如细菌感染,我们有抗生素。抗生素为啥好用,因为它只对细菌有毒性,而对人体细胞没有作用,因此抗生素可以用到很高浓度,让所有细菌死光光,而病人全身而退。

搞定癌症就没那么简单了,癌细胞虽然是变坏了人体细胞,但仍然是人体细胞。所以要搞定他们,几乎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勾当,这就是大家常听到的 “副作用”。比如传统化疗药物能够杀死快速生长的细胞,对癌细胞当然很有用,但是可惜,我们身体中有很多正常细胞也是在快速生长的,比如头皮下的毛囊细胞。毛囊细胞对头发生长至关重要,化疗药物杀死癌细胞的同时,也杀死了毛囊细胞,这是为啥化疗的病人头发都会掉光。负责造血和维持免疫系统的造血干细胞也会被杀死,因此化疗病人的免疫系统会非常弱,极容易感染。消化道上皮细胞也会被杀死,于是病人严重拉肚子,没有食欲,等等等等。

这样严重的副作用,让医生只能在治好癌症和维持病人基本生命之间不断权衡,甚至 “妥协”。所以化疗的药物浓度都必须严格控制,而且不能一直使用,必须一个疗程一个疗程来。如果化疗药物也能像抗生素一样大剂量持续使用,癌症早就被治好了。这是我为什么觉得艾滋病会比癌症先被攻克的主要原因,毕竟艾滋病是由HIV病毒引起的“外源性疾病”。

第二个癌症难搞的原因是癌症不是单一疾病,而是几千几万种疾病的组合。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样的两片树叶,世界上也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癌症。

比如肺癌,这是在中国癌症中新任第一杀手,30年来发病率增加465%。中国现在每年近60万肺癌病人,美国也有16万。常有人问我:美国有什么新的治肺癌的药么?我说:有是有,但是只对很小一部分病人有用。比如诺华最新的抗肺癌药Ceritinib上礼拜刚被FDA批准,它对1%左右的肺癌有很好的效果。但为啥我们研究了这么久的新药只对1%的病人有效呢?

肺癌简单按照病理学分类,分为小细胞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那是不是肺癌就这两种呢?不是的。我们知道,癌症是由于基因突变造成的,而每一个癌症里的突变基因数目不止一个,千差万别。最近一项系统性基因测序研究表明,肺癌病人平均每人突变数目接近5千个!这么多的变量随机组合,导致每个病人都有点不同。中国这60多万肺癌病人,其实更像60万种不同的疾病。

当然,这不是说我们需要60万种不同的治疗肺癌的药。因为5千个突变里面,只有几个突变是关键的,抓住了这几个关键基因,我们就有可能开发比较有效的药物。但是无论如何,制药公司新开发的药,即使是灵丹妙药,也不可能治好所有的肺癌病人。回到刚才的问题,为啥诺华的新药Ceritinib只对1%的肺癌病人有效?因为Ceritinib针对的是突变的ALK基因,而只有1%左右的肺癌病人才有ALK基因突变。(这个药中国还没上市,目前正在中国做临床试验,期待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的ALK突变肺癌病人能用上这个药)。

因为癌症的多样性,药厂几乎注定每次只能针对很小的一些病人研发药物,每一个新药的开发成本?10年时间+20亿美金!这样大的时间金钱投入,导致我们进展缓慢,要攻克所有的癌症,即使不是遥遥无期,也是任重道远。

第三是癌症的突变抗药性。这点是癌症和艾滋病共有的,让大家头疼的地方。也是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攻克艾滋病的根本原因。大家可能都听说过超级细菌。在抗生素出现之前,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是致命的,比如败血症。但是青霉素出现以后,金黄色葡萄球菌就怂掉了。但是生物的进化无比神奇,由于我们滥用青霉素,在它杀死了99.999999%的细菌时,一个或者两个细菌突然进化出了抗药性,他们不再怕青霉素。于是人类又发明了别的抗生素,比如万古霉素。但是现在已经出现了同时抗青霉素和万古霉素的金黄色葡萄球菌,这就是超级细菌。

生物进化是一把是双刃剑。自然赐予我们这种能力,让我们适应不同的环境,但是癌细胞不仅保留了基本进化能力,而且更强,针对我们给它的药物,癌细胞不断变化,想方设法躲避药物的作用。 Ceritinib在临床试验的时候,就发现有很多癌细胞在治疗几个月以后就丢弃了突变的ALK基因,而产生新的突变来帮助癌症生长,这么快的进化速度,总是让我感叹自然界面前人类的渺小。

(五)什么导致了癌症

导致癌症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基因?污染?饮食?抽烟?都不是,和癌症发生率最相关的因素是年龄!

2013年中国第一次发表了《肿瘤年报》,从下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出:第一:无论男女,癌症发病率从40岁以后就是指数增长;第二:老年男性比女性得癌症概率高,主要是前列腺癌。

绝大多数我们熟悉的癌症:肺癌,肝癌,胃癌,直肠癌等等都是老年病!小孩能得白血病,但你什么时候听说过小孩得肺癌,肝癌的?(我下一章专门讲幼儿为什么会得癌症)

随着人类平均寿命的增加,得癌症的概率越来越高是不可避免的。为啥苍蝇很少得癌症?因为他们寿命很短,还没得癌症就挂了。我们的宠物狗和猫都会得癌症,原因是他们的寿命可以到10多年,相当于人的70~100岁,因此得癌症概率不低。

那么其它因素有关系么?肯定有。

癌症发生的原因是基因突变。我们体内大概有两万多个基因,真正和癌症有直接关系的的大概一百多个,这些癌症基因中突变一个或者几个,癌症发生的概率就非常高 (1)。那基因为啥会突变,啥时候突变?基因突变发生在细胞分裂的时候,每一次细胞分裂的时候都会产生突变,但是多数突变都不在关键基因上,因此癌症发生仍然是小概率事件。细胞啥时候分裂?生长或者修复组织的时候。

我自己总结的数学公式是:癌症发生概率 (p) = 细胞分裂次数 (a) X 每次分裂产生突变数目 (b) X 突变基因是致癌基因概率 (e)

在这个公式中,e 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关键是a和b两个因子。我觉得很多和癌症相关的原因都可以用这个公式推导和解释:

(a)岁数越大,细胞需要分裂次数越多,所以老人比年轻人容易得癌症。

(a)人体器官受到损伤越多,需要修复就越多。组织修复都需要靠细胞分裂完成,因此细胞分裂次数就越多。因此长期器官损伤,反复修复组织容易诱发癌症。暴晒太阳损伤皮肤细胞,因此皮肤晒伤次数和得皮肤癌直接相关;抽烟或者重度空气污染损伤肺部细胞,因此长期抽烟容易得肺癌;吃刺激性和受污染的食物,损伤消化道表皮细胞,因此长期吃重辣,污染食物会增加食道癌,胃癌,大肠癌,直肠癌发生;慢性乙肝病毒伤害肝细胞,因此乙肝病毒携带者容易得肝癌,等等等等。

(b)每个人的细胞分裂一次产生突变的数目是不同的。这个主要受到遗传的影响,有些人天生就携带一些基因突变,这些突变虽然不能直接导致癌症,但是会让他们细胞每次分裂产生突变数目大大增加。去年好莱坞著名影星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在纽约时报撰文,说为了防止得乳腺癌而预防性切除双乳。该新闻轰动全球。她作此决定的原因就是她家族和她本人都携带BRAC1基因突变,有了这个突变,她的细胞分裂产生的突变比正常高百倍,因此她家族多名女性,包括她的母亲都很早就得乳腺癌,她个人被估计有87%的可能性得乳腺癌,50%可能性得卵巢癌。她的这个举动,当时我从科学眼光看有点冲动,因为不能保证其它部位(尤其是卵巢)不会发生癌变,但是她的勇气还是让我无比佩服。后来我听说朱莉要把卵巢也切除,我只能想到一个词:“壮士断腕“。

癌症发生概率 (p) = 细胞分裂次数 (a) X 每次分裂产生突变数目 (b) X 突变基因是致癌基因概率 (e)

大家不妨把自己感兴趣的因素找出来,看看这个公式是否真的适用。

(六)儿童为啥会得癌症

通常,癌症是一种老年病,随着年龄增加,各种癌症的发病率都直线上升。但是凡事都有例外,我们生活中应该听说过不少年轻人,小孩甚至婴儿得癌症,尤其是白血病的故事,这是为什么?

癌症是由突变引起的,后天因素导致突变需要时间积累,在短短几年以内是不可能纯靠后天因素导致癌症的。因此可以肯定,婴儿,或者几岁的儿童得癌症必然有先天因素的:要不然就是父母遗传了致癌基因,要不然就是在怀孕的过程中因为种种原因胎儿产生了突变。

现在生物检测技术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在怀孕过程中尽早检测出先天突变,如果证明宝宝有严重遗传疾病,父母至少能选择是否流产。基因检测技术的成熟和致癌基因的认识,让我相信父母是否携带致癌突变应该会成为孕前体检的常规项目。而在怀孕过程中出现的突变检测相对要困难很多,主要原因是胎儿发育中要获取样品很困难。传统的检测如唐氏综合症筛选还依赖于羊水穿刺,这是一个手术,对胎儿发育也有一定的风险。很多的人正在为无穿刺检测技术而努力,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相信几年之内就会有突破性进展。

但是无论检测技术如何先进,一个让人头痛的难题将始终存在:即使知道胎儿有了基因突变,由于生物体的复杂性,也不一定100%会得癌症,这个时候父母将面临一个非常困难且没有正确答案的选择。是冒险生下来还是继续等待下一个健康的宝宝?相信随着基因检测技术的成熟和广泛应用,这个问题将日益突出。

现在全世界大概有50万儿童患有各种癌症,癌症是儿童死亡的第一杀手。儿童癌症中最常见的是白血病,占了近40%(见下图),这是我们为什么老是听到儿童得了白血病需要骨髓捐赠的故事。其次是神经系统肿瘤,然后是骨头和各种软组织肿瘤。

治疗儿童肿瘤采用的办法也是手术+化疗+放疗。对比成人癌症,化疗和放疗对于儿童癌症往往有着惊人的效果,即使不考虑骨髓移植治愈白血病,很多儿童病人也能够被传统化疗放疗治愈。其中的原因可能是复杂的。第一:儿童癌症的突变往往很少,因此癌症产生抗药性的可能性低;第二,和传统想法不同,儿童接收化疗和放疗的剂量相对体重来说往往超过了成年人,这是由于儿童组织修复能力比较强,能够忍受更强的化疗和放疗带来的副作用。这两点是儿童癌症的治愈率远远高于成人肿瘤的重要因素。

但是有得就有失,高剂量化疗放疗在治愈肿瘤的同时,会给儿童带来各种各样长期且严重的副作用:神经发育不全,智力低下,抑郁容易自杀,不孕不育等等。因此,对儿童癌症的药物开发迫在眉睫。

可惜,相对于我们对成人癌症的投入,对儿童癌症的研究远远落后。根本原因是由于儿童癌症数量较少。这一方面导致样品数量不足,因此基础研究到医学转化研究的实验室都比较少。更重要的原因,由于病人少,大药厂往往不愿意投入人力物力财力来专门研究儿童癌症,其一是临床试验很难进行,其二是因为即使做出药来也不能收回成本。最后,因为周围儿童癌症病人少,社会对这种疾病的关注不够,对政府的压力也不足。

我近几年开始参与儿童癌症的研究,和各方面的人都有很多接触,感触良多。上个礼拜去长岛冷泉港开了个横纹肌肉瘤的会议,赞助者是一对夫妇,他们的儿子去年由于这个疾病而去世了。横纹肌肉瘤全美国一年只有400个左右病例,多数是儿童。由于病人少,这个疾病的存活率在过去30年没有任何变化!该夫妇家境非常富裕,在全美国最好的肿瘤医院使用了最贵的药物,但是在治疗过程中仍然深感绝望。因此在儿子去世之后设立基金,希望能够唤起社会对这类“ 罕见病”的重视。在会上,我见到了他们和其他几对患者父母,听到几位医生讲诉病人的故事,有治愈的幸福故事,也有不幸的悲情故事。我觉得只有亲身见到这样的例子,科研工作者才会知道自己的使命和责任。

和这些科研临床的朋友一起,我们建立了横纹肌肉瘤一个的宣传公益组织 (http://focusonrhabdo.org )。这里面有我们能找到的所有和横纹肌肉瘤相关的内容,所有科研文章和进展都会随时更新,每个月会有科研,临床的专家进行网上讲座。病人家属之间也能互相交流和鼓励。在中国,横纹肌肉瘤的研究就更加匮乏,很多医生都没有见过这种肿瘤,因此有很多的人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在空闲时间,我会慢慢把 http://focusonrhabdo.org 上的重要网页翻译成中文,方便国内的医生和患者查询。

面对儿童癌症,一方面是病人家属的无奈,另一方面是科研资源的匮乏和药物开发的停滞。强烈呼吁大家增加对该方向的关注,只有社会和舆论推动政府作为,才有可能迫使药厂进行更多的投入。希望有一天没有儿童会再被癌症打倒!

(七)转基因食物会导致癌症么

“转基因”绝对是近几年在各个媒体出勤率最高的词汇之一,所有能炒的都炒过了,所有能吵也都吵过了。我只想负责任地说: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篇经得起推敲的高质量研究论文证明转基因食物能致癌。网上盛传的法国研究的大鼠吃转基因食物致癌的文章,我专业的评语是:”扯蛋”。当然很欣慰地看到这种哗众取宠的垃圾论文已经被撤稿了。

“转基因食物完全无害”,本身就是一个在科学上无法证明的命题。即使它一直无害,保不齐100年后会不会有一个人因为转基因而嗝屁了呢?

作为严谨的科学家,我们只能说,在有人能证明它有害之前,它是无害的。作为不太严谨的科学家,我个人觉得转基因有害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这个一方面可以理解为自我安慰,因为我知道自己在美国长期吃各种转基因食物,所以说美国人不吃转基因的可以歇菜了。

科学家没事搞转基因干嘛?一是为了省钱,二是为了赚钱。

我们这种无聊科学家,搞些转基因农作物或者动物,无非是为了让它们在生长中产生竞争优势,要么长得壮,要么长得快,要么多结果,要么不被虫咬。归根到底,都是为了降低成本,喂饱更多人,这其实和以前袁隆平做人工选育水稻目的是一致的,只不过随着科学家对生物科学,尤其是基因重组技术理解的增加,我们终于可以不靠天吃饭,而自己能够构造出更优良的动植物来卖钱。地球人口还在高速增长,在2040年左右预计将达到80亿。对食物的需求会翻一倍,如果没有转基因作物,随着土地减少,人口增加,很多人吃不饱,到时候还有人在乎转基因不转基因么?

大家谈转基因色变,但是到底什么是转基因,我估计除了被“二十一世纪是生物的世纪”忽悠进生物系的人之外,绝大多数人只是凭空想象。

转基因的本质是给细胞加入新的功能蛋白质,这些新蛋白质或许能促进生物体生长,或者能生产抗药性等等,但是无论如何,它们只是蛋白质。所以我们吃转基因食物,就是吃了传统食物+新蛋白质。那转基因食物是否致病的争论的本质就应该是新引入的蛋白质是否对人体有害。

我之所以觉得转基因有害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是因为这种新引入的蛋白质有害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第一:人类还没有掌握自己创造全新功能蛋白质的能力。转基因引入的所谓新蛋白质,其实都是自然界存在的,只是我们把生物体A的某种优势蛋白,加入到生物体B中,让B获得这种特性。比如给牛转基因,加上人的胰岛素蛋白,这样牛奶中就可以提取胰岛素了,牛吧!既然是自然界中存在的蛋白质,那么转基因蛋白就没有理由比正常蛋白更有害。

第二:所有的蛋白质都是20种基本氨基酸构成的,在人的胃和小肠里都会被蛋白酶分解成氨基酸而被吸收。所以无论蛋白质是啥转基因的产物,最终被人体吸收的都是那么20种氨基酸。红烧转基因荧光双眼皮鲨鱼和红烧青藏高原纯净无污染鲤鱼,吃到肚子里都是一样的;麦当劳专供转基因五彩玉米饭和黑土地五谷杂粮营养饭,吃到肚子里也都是一样的。

总而言之,而对于转基因,大家大可不必谈“转”色变。我支持大家吃健康的食物,也尊重个人选择,如果你真的怕转基因,又能买到确定非转基因的食品,那固然好。如果像我一样,没有条件也没时间去鉴别每种食物是不是转基因,不如放轻松一点,与其天天窝在网上看转基因的新闻,不如出去跑跑步来得健康。

(八)怎么才能用上国外最新的抗癌药

自从用上微信,最近常有人问:“菠萝,我有个亲戚得了XX癌,听说美国有最新的药XX,但是中国没有卖,你有途径能买到么?”

这几年是欧美新抗癌药物研发的收获季节,在临床上有不少药物取得了挺好的效果,给患者和家人带来了希望。晚期肺癌,皮肤癌,前列腺癌,白血病等等都有了新的治疗方法。但是99%的新抗癌药都先在美国和欧洲上市,中国市场往往有几年的滞后。所以对中国的病人来说怎么买到只在欧美出售的抗癌药,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如果你爸是李刚,那我相信肯定会有神奇的办法,我下面说的只是针对普通家庭在不违法的情况下的选择。

首先要明确的是,抗癌药在美国(多数欧洲国家)是处方药,所以除去通过医生之外,是没有办法能够拿到的。对处方药的控制在欧美非常严格,对待医生没有看到病人就开具处方药的惩罚非常严重,会直接导致吊销医生执照。由于美国医生的工资非常高,所以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人冒险做这件事情的。这和“高薪养廉”很相似,一方面“高薪”,一方面“严打”,保证大家守规矩。这也从根本上堵住了 “合法” 出售抗癌药给中国的机会。

所以对刚开始的问题,抱歉,我没有办法买到。

那是不是就没办法了呢?也不是的,还是有一些其他途径。

最简单的处理是让病人直接来美国(或者欧洲)。只要来美国找到肿瘤科医生,满足条件后,就能用上最新的药了。但是这个选择有一个基本要求,就是病人身体要足够好,能坐长途飞机和顺利入关。如果满足了这个基本条件,来美国看病就有两个选择,第一是走 “正门”, 第二是走 “偏门”。 “正门” 是指直接联系肿瘤医院,让它们出具邀请函,然后去签证。这个选择很安全,整个过程中会有美国医院全程指导,很有保障。但是问题是需要大笔资金做保障。众所周知,美国和欧洲的医疗是很贵的,完全靠着保险系统才让大家都能看病。从中国来看病肯定是没有保险的,所以医院为了安全,往往需要病人支付一大笔的保证金,才会出具邀请函,这个数额不同医院不同,但是对肿瘤科来说,上百万人民币是肯定的。“偏门” 就是冒充旅游来美,然后在这边以“低/无收入人群”看病,会省很多钱。在美国签证政策放宽了以后,病人以及家属可以用旅游的名义来美国,这样子就避开了让医院出具邀请函的步骤,因此不需要大额的前期保证。这个的问题是入关会有风险,如果被盘问,有被遣返的可能。我一方面理解大家走“偏门”的原因,另外一方面,这种行为对美国医疗系统和信用系统是巨大的损害,孰知每一个按照“低收入”来美国看病,然后在网上津津乐道的人,最终都由美国辛勤劳动的中产阶级给你们买单?我支持大家持旅游签证来美,省去前期麻烦,但如果财力能承受,请尽量不要滥用“低保”这个福利。

如果因为种种原因,病人不能来美,还有办法么?还有一个办法是去香港或者欧洲其他管制没有这么严格的地方购买。这是个巨大的市场,相信有很多人在做,万事问Google或者百度就好。

最后一个办法其实是我最想说,而大家往往不会直接想到的:在中国申请加入临床试验!由于中国市场巨大,现在最新的抗癌药,在欧美批准以后甚至之前,都会开始在中国进行临床试验,以希望尽快在中国上市,这中间往往有1~3年的时间。这其实是一个巨大的 “免费医疗” 的机会。临床试验的参与者通常不需要缴纳药物的费用,而且还常常受到特别照顾,甚至有补贴。只要找到新药在中国临床试验的消息,就可以到相关医院进行登记注册,如果满足要求,在中国就可以加入临床试验,比跑一趟人生地不熟的美国好多了。参与临床试验听起来有点让人担心:我的亲人是不是成了小白鼠呢?不是的。传统意义上,参与临床试验很大的风险是疗效和剂量不准,药物可能完全无效,或者即使有效但是不知道该用多少,用量太低没效果,用量太高有毒性。但是抗癌新药在中国开始的临床试验相对安全很多,因为同样的药在欧美已经通过了2期临床试验,医生已经知道了疗效,有效剂量,最大耐受剂量等等信息。在这种情况下参与临床试验,和药物被证实批准后的治疗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对了,被师弟们提醒,参与临床试验还有一个严肃的风险:有一定概率(一般小于50%)被分到 “对照组”,而不是 “实验组”。“对照组” 里面一般使用的是当下最好的治疗方式,”实验组” 里面用的才是新药。临床试验一般是 “双盲”,就是病人,医生都不知道谁是 “对照组”,谁是 “实验组”。所以参加临床试验和来美国接受治疗,还是有区别的。

查阅临床试验的数据库有以下几个:

(1)北美临床试验注册中心(ClincalTrials.gov)(http://clinicaltrials.gov/)

(2)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ChiCTR)(http://www.chictr.org/cn/proj/search.aspx)

(3)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临床试验注册平台(International Clinical Trials Registry Platform,ICTRP) (http://apps.who.int/trialsearch/)

祝福大家都能用上新药,早日让癌症不再是绝症。

(九)中医能治疗癌症么

上次写了网络上火爆的 “转基因”,不出意料,收到不少讨论,应接不暇,很有意思。我不禁感叹大众逻辑思维的缺陷和媒体对人思维的操控效果。今天想再讨论下另一个网络热门话题:“中医”,基本就是继续找骂的节奏。

先说明一下,这一期是我写的系列里面最不 “科学” 的一次,里面充满了我个人情感和个人价值观,与 “科学家” 身份无关。

我从小身体孱弱,中药汤吃了无数,西药也吃了很多。所以个人作为优秀小白鼠,对中医西医都有丰富的第一手资料。扁桃体发炎的时候有时吃青霉素胶囊,也有时候喝板蓝根冲剂,青霉素来得快,板蓝根来得很慢,但是最后反正都好了。很多 “小毛病” 都是这样,选中药确实没啥问题。

图片说明:双盲实验,西医证明一个药物是否有效的基本实验原则。

但是到了癌症这里,西医基本实现了垄断,从放疗,化疗,靶点药物,骨髓移植到最近火得不行的免疫治疗,无一不是西医的理论和实践。

那么中医能治疗癌症么?作为普通群众,我觉得答案应该是 “能”,毕竟在现实中确实有光吃中药就稳定下来的癌症病人;但是作为被西方科学系统 “洗脑” 过的科学家,我又非常犹豫,因为我们并不知道病人 "如何/为什么” 被中药治好了。

中医和西医之争,我觉得更多是哲学之争,而非纯粹科学之争。中医强调 “系统” 和 “经验”,西医强调 “对症” 和 “证据”。在西医系统里面,你不仅需要治好病人,而且还要明确知道为什么治好了,所以我们在药厂一方面开发药物,一方面拼命寻找和药效相关的 “生物标记”(biomarker)。有一个能预测药效的 “生物标记”,是很重要的,比如诺华最新的抗肺癌药ZYKADIA?,只对ALK基因突变的病人才有用。在临床试验和目前进入市场后,只有基因测序是ALK突变的病人才会使用ZYKADIA。

中医则完全没有这个 “困扰”,只要治好了病人,即使100个里面只治好了一两个,我们就会说中药有效!这是很多西方人不相信中医,很多中国科学家近年来对中医排斥的重要原因:中医到底是拼运气还是真科学?!但是在癌症这件事情上,治愈率低不是根本问题。因为即使西方上市的抗癌药,不用 “生物标记”,而用到不筛选的癌症病人身上,效果也是很差的。比如ZYKADIA用到所有肺癌病人身上,有效率不会超过3%(因为只有4%左右肺癌病人有ALK突变,而ZYKADIA对70%左右ALK突变病人有效)。

其实,以往在 “生物标记” 被广泛理解和应用之前,很多抗癌药都过不了临床试验,因为这些试验药物对绝大多数(95%以上)病人都没效果。现在美国的药监局(FDA)正在联合各大药厂开展一个大项目:从以前 “失败” 的药物中淘金子。理由是虽然 “失败” 的试验药物在大规模临床试验中对多数病人都没啥效果,但是如果对其中有一个或者几个病人有效,如果我们现在能用新的生物检测技术,知道这一个或者几个病人有什么特别之处(基因突变,肿瘤代谢,表观基因组学之类的),也许这些 “失败” 的药物就能焕发青春,被开发成只针对有这类病人的 “特效药”。

我觉得相似的道理,中医治疗癌症之所以不受大家待见,是因为它对绝大多数人都没啥效果,但是如果能把 “生物标记” 的概念引入中医,是不是能从一定程度上改变大家的观点呢?还没那么简单。因为中药还有一个严重不符合西方科学观的东西:靶点是未知的!西药的 “生物标记” 绝大多数时候都和药物的靶点直接相关,比如ZYKADIA直接针对的就是突变的ALK蛋白活性,这同时也是 “生物标记”。中药就麻烦了,”调养五脏六腑” “增强身体机能” “促进代谢废物排出”,说白了,就是 “综合调理”。但是在西方科学家眼中,这简直就是伪科学和民科。

我们之所以不知道中药的靶点,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中药里到底有什么,特别是什么是有效成分。一堆的草药,动物尸体,粪便(不信啊,去查查 “夜明砂”)之类的东西煮在一起,谁知道里面到底啥是有效成分?别说中药了,你知道 “小鸡炖蘑菇” 里面啥是有效成分么?

现在很多人尝试用现代科学的方法分离中药中的核心有效成分,可惜成功的很少,但是偶尔也有运气好的,比如大名鼎鼎的 “青蒿素”,这种从中药青蒿中提取的化合物对治疟疾有奇效,在世界上救了几百万人,在2011年得到了号称 “诺贝尔奖前传”的 “拉斯克奖临床医学奖” 。我个人觉得如果中药是 “单方”,提纯化合物可能还有希望,如果是 “复方”,用现在的技术和理念,大家真可以洗洗睡了。可惜,中药绝大多数都是复方。

目前,我觉得纯靠中医取代化疗放疗来治癌症风险太大,成功率不会超过1%。但是中医作为西医化疗放疗后的身体调理,可能比用西医更好。西医因为靶点太单一,要做全面身体调理基本不可能的,这个时候,也许 “一锅乱炖” 的中药反而会好一些。

改变中医在抗癌界地位的最终办法还得是大规模临床双盲实验,让客观效果说了算。这是不变的真理,对各种医疗办法和技术都适用,无论你是东方医学还是西方医学,喜欢混沌还是单一。

最后说句不科学的幻想:最近两年癌症研究领域的最大突破是临床上免疫疗法的成功,虽然目前还是早期,只测试了很小部分病人,但是临床实验结果确实让人鼓舞,比如在皮肤癌中的效果超越了现有的所有药物,让很多只能活几个月的病人多活了几年!我一直觉得中医中很多药强调的所谓 “系统调理”,也许靶点是在免疫系统?!如果是这样,也许我们真有幸有一天在抗癌药物领域看到中国传统医药大发异彩了。

(十)我们是不是还不够努力

周一早上打开公司邮箱,突然看到这样一封信,一个极聪明热情,亲自合成出我提到过无数次的肺癌新药ZYKADIA的有机化学家朋友,刚40多岁,两年前发现并治疗过的早期肠癌转移了,现在被诊断为肠癌晚期。真是造化弄人。

转发这封信,因为它让我看到一个难以想象的乐观,积极,专注科学家的光辉。也再次提醒自己为什么选择了癌症生物学这个领域来消耗自己的青春。开发抗癌药物路途是艰难的,但是身边不少被癌症影响的亲人朋友不断鞭策着自己勇敢向前。随时问问自己:我是不是还不够努力?!

与所有癌症生物学科研人员共勉。

邮件标题:一个新的篇章——抗争与生命的庆典

大家好,我本来永远也没想过要写这封信的,至少我没想到在刚给大家在6月4号发了庆祝邮件后马上又写这样这封信。(Tom在刚在6月4号发信告诉大家两年过去了,他的癌症还没有复发,生活很幸福)

我刚刚拿到我最新的CT扫描结果:我的直肠癌不幸复发了。而且因为癌症已经转移到了我的淋巴和肺部,我这次被诊断为4级晚期直肠癌。一方面,我觉得这个结果无比荒谬,我自己感觉是百分之百的的健康。另一方面,因为医生从去年8月就已经发现我的淋巴结肿大,于是开始了各种检测,所以理论上我有10个月的时间来准备迎接这个坏消息。

当年我去年9月第一次拿到CT扫描结果,显示我“癌症可能复发了”的那天,我忍不住马上冲出门去跑了我人生的第一次半程马拉松。九个月以后,我再次拿到CT扫描结果,证实我确实得了4级晚期癌症后,我又马上冲出门去跑了我人生第二次半程马拉松。即使跑完超过22公里以后,我也完全没有觉得喘不上气,对一个癌症晚期病人来说还不错吧:-)

我最终的治疗方案还没有确定,但是看起来我这个七月份和人家休假回来就会开始接受相当高剂量的化疗。好消息是我的肿瘤长得非常慢,所以很有可能化疗的效果会很好。这个因素加上我良好的身体状况,医生觉得我很可能会活很长的时间,所以请大家不要太惊慌。如果真是那样,对我来说真是上天的恩赐,让我不仅能和我的女儿Amelie & Eleni分享她们快乐的童年,而且还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和很多非常聪明非常努力的科学家一起,来研究更好的能 “治愈” 直肠癌的免疫类药物。对于科学研究,我是个强烈的乐观主义者。我的乐观也来自于和很多直肠癌晚期病人的交流,看到他们不少人都活了很长时间,甚至有人癌症最后消失不见了!如果这种奇迹能发生在他们身上,那也很有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总之我是非常乐观的!

除去标准的化疗以外,我也在积极寻找新的临床实验药品。过去几年,针对多种癌症都有很多有效的新药出现。我相信我们对直肠癌也会找到更好的药物。如果你是在做抗癌药物或者肿瘤科的临床研究,听到任何新的有希望的治疗直肠癌的临床实验,请务必告诉我。我希望这封信让大家都能专注研究直肠癌(呵呵,这里算暗示吧)。我也会一直继续接受常规治疗,我相信过去的常规治疗是让我身体保持得很好,肿瘤长得很慢的重要原因:我的肿瘤长得慢到要花10个月才能被CT确诊。

我依然保持着极度坚定的信念:无论发生了什么,一切都会好的! - 我新的诊断并没有动摇我的这个信念。我的目标是尽量久的陪着我的孩子(理想情况希望能陪几十年!),我要用我和癌症的故事向他们展示永远不要放弃希望(无论是精神上的坚定,还是对医学进步的信念),不放弃努力,不因为生命中的困苦而失去乐观精神。我想让她们学到我的父母在我小时候教给我的道理:不要总是想着那些让人失望的消息,而要把注意力放在那些无比美好的的值得感激的事物里。举个例子 - 去年我在Amelie的学校和她一起跳 “父亲和女儿” 的舞蹈时我其实已经得了4级晚期癌症(我当时并不知道),癌症本身并没能阻止我们在一起度过了一个美好的难以忘记的夜晚。Eleni是我们的奇迹宝宝,因为她妈妈怀她的时候出了各种状况。她出生的时候我的癌症事实上已经转移了(我当时并不知道)。 Eleni给我的生命带来这样的快乐,我有什么要难过的呢? Eleni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她从来没有放弃抗争。我今天也不会!

我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一个小女儿问她的爸爸,当他知道自己得了4级晚期癌症后打算做些什么。爸爸的回答是:我打算今晚和往常一样,在你睡觉前给你读一个故事,然后明天早上像每天一样醒来!生活依然要继续,并且要继续充满乐趣。

我不打算继续用群发邮件的方式给大家更新我的消息。但是任何时候都欢迎大家跟我联系,问我什么都行 - 我是真的喜爱收到你们的信!也欢迎大家转发这封邮件,我知道我可能不小心漏掉了一些在过去两年中非常支持我的朋友。

我想在最后给大家看看我和我的女儿Amelie & Eleni 在6月4号拍的庆祝生命的照片。我们将相守在一起,在未来很长时间里和病魔斗争,并且一直庆祝我的生命。同时我也将在每一天都庆祝我仍然是癌症幸存者——这从我听到我得了癌症的消息那一刻就开始了。

谢谢大家(朋友,家人,教会,同事),感谢你们在过去的两年对我和我的家人无限的支持和祈祷。我想特别感谢我的妻子 Veronica,没有她,我不可能一直微笑面对生命中的这么多挑战。

大家加油!

Tom

(十一)神奇的抗氧化保健品

小时候在四川常常跟着爷爷和爸爸泡茶馆。在美国,喝茶近20年也慢慢流行起来,因为相对咖啡,茶含有相似量的咖啡因,但是喝茶对身体更好,因为茶有保健功能,茶富含抗氧化的成分。

不知从何时开始,“抗氧化” 成了家喻户晓的词,尤其是各类保健品们,都愿意给自己带上 “抗氧化” 的标签。从简单的维生素E,胡萝卜素,到名字更高级的 “灵芝孢子粉” “葡萄籽油” “虾青素”,无一不是以 “抗氧化” 作为主要卖点。抗氧化保健品能预防衰老,预防癌症,预防糖尿病,预防老年痴呆,增加怀孕几率,改善皮肤,改善睡眠和减肥。总之,很神奇!

商家的观点主要是:(1)我们的身体无时无刻不受到各种内在的外在的摧残,于是产生了氧化自由基,破坏DNA;(2)坏细胞会导致衰老或者癌症;(3)抗氧化的保健品就能阻止氧化自由基的形成,从而预防衰老或者癌症。

这里面的(1)是有科学依据的,(2)单独看是对的,(3)则是彻头彻底的 “洗脑广告”。一个优秀的 “伪科学”,一定要包含一定的真科学成分。抗氧化保健品无疑是个携带优秀基因的 “伪科学”。

氧化自由基破坏DNA,破坏任何东西,都是在细胞层面,绝大多数 (>99.99%) 被自由基破坏的细胞都会被我们的免疫系统自动清除,根本轮不到它们来引起衰老或者癌症,真正导致衰老和癌症的,都是系统性的变化。即使退一步,有个别被自由基破坏的细胞活下来了,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靠外源吃抗氧化剂就能清除这种细胞,或者预防这种细胞的产生。抗氧化产品的一切好处都发生在群众的想象之中。

而唤起群众想象,把抗氧化保健品真正推向广大消费者的,不是医生,而是另一些有社会号召力的人,比如鲍林同学 (Linus Pauling)。

鲍林是美国最有名的化学家之一,在量子化学和结构化学上有相当牛x的贡献。他先在54年得了诺贝尔化学奖,又在62年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成为历史上两位得过两个不同的诺贝尔奖的人 (另一个是居里夫人,但我觉得和平奖就是一个笑话)。也许是鲍林想得第三个医学生理诺贝尔奖,成为宇宙第一人,又所谓不想当好医生的和平使者不是好化学家。鲍林在后半生开始拼命推崇用维他命C来治病,开始是感冒,后来发展到癌症。还和医生合作,象模象样地设计临床试验来证明癌症病人吃维他命C能延长寿命,发了好文章。结果很快就被人发现他的临床试验设计有严重问题:吃维C的病人本来症状就轻一些,当然活得久。后来Mayo Clinic等大医院做了更大规模的试验,发现维C完全无效。但群众对名人的信任是无限的,无论这个名人是不是专家 (参见某央视主持在反基因中的号召力),一个想当好医生的化学家和和平使者成功给群众上了一个科普课。商家一看,机会来了,迅速推出产品给大家洗脑,一个抗氧化保健品的 “伪科学” 就此诞生。

戴.比尔斯 (De Beers) 公司1

✍: Guest

2015-02-18, 94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