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童年家道中落 一生只哭两次(高清组图)

A

1959年,新加坡脱离殖民统治成立自治邦。人民行动党领导人李光耀在大选中获胜就任总理,成为新加坡的开国之父。在任30年及在内阁施加影响的许多年里,李光耀用强权政治换来国家安定,用严刑峻法换来社会有序,在昔日的贫穷小渔村里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迹。然而在2011年大选中,执政党得票率跌至历史最低,此后李光耀宣布从内阁退休。李光耀的新加坡,将迎来它的“后李光耀时代”。编辑/徐松

1959年,新加坡脱离英国殖民统治,成立自治邦。5月,新加坡举行第一次大选,人民行动党在51个立法议院议席中赢得43席,成为立法议院第一大党,李光耀出任自治邦政府总理。图为1959年6月3日,新加坡,等待投票的人们。

李光耀1923年生于新加坡,自幼接受英式教育。1954年,出身律师的他与左派学生及工会领袖成立了人民行动党,自此步入政坛。担任总理初始,李光耀认为缺乏资源的新加坡必须依靠腹地才能生存下去。1963年,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联邦。图为1959年,李光耀和他的拥护者。

John

然而,新加坡作为马来西亚联邦成员的日子只维持了23个月。新马紧张的政党关系及华人马来人之间爆发的种族骚乱,导致新加坡被马来西亚“撵了出去”。1965年,新加坡“不情愿”地迎来了独立国家时代。而此时的新加坡,是一个连饮用水都要由马来西亚提供的贫穷渔村。一直到许多年后,李光耀仍然认为“新加坡独立”是他终生的遗憾。图为1965年,新加坡河全景。

Photo by Popperfoto/Getty Images

1960年,新加坡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仅1330新元。但就在这一年,新加坡政府决定设立建屋发展局,专门负责规划和建造公共组屋,解决中低收入阶层的住房困难。李光耀称,解决人们的住房问题其实就是建立一个激励的机制。“每个家庭都持有国家的股份。如果他们的孩子要上战场,那也是为了自己的家庭而战。”图为1965年5月1日,李光耀在组屋建设基地。

Larry Burrows/Time & Life Pictures/Getty Images)

新加坡政府的第一个十年建屋计划是先建一室一厅的房子,面积为35平方米。这样的房子一般穷人都能具有购买能力,使新加坡的无房户变成有房户。第二个十年计划,开始建两室一厅,面积在50—53平方米之间。随后政府在满足“居者有其屋”的基础上,开始盖三室一厅、四室一厅、五室一厅的房子。图为1965年5月1日,李光耀在已建设好的组屋区。

Larry Burrows//Time Life Pictures/Getty Images

1965年,购买由政府建造的组屋的人占23%,1976年达51%,到1983年时达77%,进入入21世纪,新加坡92%的家庭拥有自己的住房。图为1997年5月25日,一名女子走过祖屋区。

AFP PHOTO Roslan RAHMAN

然而,李光耀反对西方民主国家在教育、养老、医疗等各方面实行免费政策的做法。他认为在“福利主义”方面走得太远,就会导致绝对平均主义,容易使社会失去进取心。“在我们这个国家,人人都没有铁饭碗,只有瓷饭碗。如果你不小心将饭碗打碎,那只能怪自己运气不好。”图为2011年2月,一名妇女走过两栋老祖屋,老祖屋后面是一栋拔地而起的新祖屋。

AP Photo/Wong Maye-E

1967年,新加坡政府通过《经济扩展奖励法案》,对政府批准的制造业公司实施低税收。1968年,设立“新加坡开发银行”和“裕廊工业区管理局”。就在这一年,新加坡的经济开始了腾飞。图为裕廊工业区。

70年代,新加坡开始形成以出口贸易和制造业为主的二元经济结构。新加坡成为亚太地区最大的转口港,也是世界最大的集装箱港口之一。

图为新加坡港鸟瞰。Jonathan Drake/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70年代,新加坡奠定了国民经济的基础;80年代,副总理吴作栋提出到1999年时将新加坡发展成一个卓越的城市国家;90年代,世界经合组织宣布,新加坡从发展中国家升级为发达国家。新加坡人创造了“新加坡奇迹”。图为1998年3月24日,新加坡港口一个标记有数字“一亿”的集装箱被调离码头。

AFP PHOTO/Roslan RAHMAN

搞工会运动出身的李光耀并不欢迎工会运动。一次新加坡航空公司工人运动,李光耀发表演说“如果工会行动继续进行,我将会用尽所有方法给你们教训。”“管治新加坡的人必须强硬如铁!”图为1965年5月1日,李光耀和工人代表谈话。

Larry Burrows//Time Life Pictures/Getty Images

李光耀深知民族矛盾是国内环境稳定的大敌,他认为民族融合的先决是使用同一种语言,而这种语言不可以偏袒某一个民族。开国之初,李光耀将英语选作新加坡的官方语言,这让新加坡人口总数80%的华人感到不满。1971年,新加坡几份华文报纸提议讲华语作为官方语言,李光耀以“散播民族主义”之名关闭了报社,还拘捕了几名报社负责人,没有经过审判便以内部法收监。图为60年代,新加坡唐人街。

李光耀认为媒体并不能代表民意,只有被人们选举出来的自己才代表民意;他也不赞成媒体监督政府的角色,相反,媒体应该帮助政府建设好国家。李说:“在我们这个如此落后的国家,想尽快实现现代化,应该彻底改变的东西太多了。而一般的人民是不会考虑这么长远的,政府与人民的矛盾不可避免。但是只要政府是一心为发展新加坡的经济,不是为了充盈自己的钱包,人民终会理解的。”图为新加坡大街上,李光耀的宣传广告。

AFP PHOTO/Roslan RAHMAN

李光耀对新加坡国民的要求较高。他曾几度要求降低妇女生育率,当发现高学历夫妻生育率远低于低学历夫妻时,又说:“遗传基因是最重要的,希望高学历的夫妻能负起责任来。”当他发现小学生出现肥胖问题时,立即禁止学校再出售油炸食品。图为1997年6月15日在新加坡举行的少年儿童珠心算大赛。

AFP PHOTO/Roslan RAHMAN

图为1998年7月5日,新加坡圣淘沙,年轻人在户外举行“肥皂泡”晚会。一个月后,“肥皂泡”晚会被政府强行取消,原因是该晚会涉嫌教唆未成年人饮酒。当时,由于担心新加坡年轻人错误理解西方的自由主义,学习“嬉皮士”的颓废生活方式,李光耀公开称政府歧视留长头发的人,并下令禁止公务员留长发。“如果我们不介入国民的私生活,就绝不会有现在的成就!”

AFP PHOTO

中国的孔孟之道经过行动党人的全面改造,成为新加坡人的行为准则。但在实行之初的60年代和70年代,李光耀也遇到巨大的阻力。受英国文化和马来文化影响的人对李光耀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他想把中国最古老的东西,连中国人都在极力舍弃的传统,重新捡过来并用于新加坡,这是历史的大倒退。”反对党则认为李光耀是以中国文化为依靠,在新加坡推行他的个人专制,企图在新加坡建立李家王朝。图为2007年3月5日,新加坡唐人街的老人们。

AP Photo/Wong Maye-E

新加坡政府用“惩罚教育”来规范国民的行为。大街上的警告牌旁边,都标有罚款的价码。如图:禁止公众场合吸烟,违者罚款1000新元;禁止公共场合饮食,违者罚款500新元;禁止携带易燃易爆物品,违者罚款5000新元;禁止携带榴莲。(100新元约合500元人民币)

政府不仅制订了许多重大、严格的法令,而且对违法犯罪行为的处罚相当严厉。其中颇具特色、颇有成效的一项是杖刑,即以杖鞭打犯人,目的是“在犯人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1994年,一名名为费依美国少年在新加坡被指控喷涂2辆车,对另2辆扔了鸡蛋,因此面临杖刑。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在一次酒会上公开称:“我们认为这种惩罚太过分了,非常希望在某种程度上予以重新考虑。”图为1994年,费依的母亲拿着儿子的照片。

李光耀承认法律在开始时新加坡人难以接受,他说:“但是我们做到了人人平等,因此我们很快成为法律社会的典型。”行动党政府在竞选中就提出了“根除新加坡政府的贪污现象”的承诺。李光耀说:“我不敢说内阁政府在任期中,能不能带领新加坡人民取得辉煌的成绩,但我要求各位要做到廉洁、公正、民主,如果谁在这方面出任何问题,政府是不能宽恕他的。”李光耀指出,人民行动党的致胜秘诀之一,就是“保持廉洁、杜绝腐败”。图为因贪污入狱两年的

Tan Koon Swan。Robert Nickelsberg/Time & Life Pictures/Getty Images

早在1984年,人民行动党秘书长李光耀就提出了民选总统的概念。1991年1月新加坡修改宪法,增加总统的权力;1993年,新加坡首次举行了总统直接选举,但总统一职仍只作为国家的象征,并无太大实权。2004年8月12日,新加坡,李光耀(右二)宣誓就任内阁资政,吴作栋(右一)宣誓就任国务资政。在党外,人民行动党限制反对党的生存空间,如利用《国内安全法》等逮捕反对党的活跃分子,运用其他法律手段使反对党领袖远走他乡。

1997年,工人党候选人邓亮洪参与国会大选,出战某集选区。在点票结果中,邓的候选团队共获得45%的选票。然而,邓亮洪在大选前曾多次遭国内媒体指为“反基督教、危险人物、大汉沙文主义者”,还收到死亡恐吓信,大选过后又遭国会资政李光耀、总理吴作栋等11人控告诽谤。之后邓亮洪流亡澳大利亚。图为1997年3月17日,邓亮洪在律师事务所召开记者招待会。

AP Photo/str

在新加坡,在公众场所集会抗议是不被法律允许的。图为2007年10月15日,民主党人徐顺全在总统府外抗议。徐顺全因多次被政府当局指“无准证演讲”及“无准证集会”罪名而入狱,2001年被行动党领导人控告诽谤,2006年因未能缴付案件赔偿金而被宣告破产。

AP Photo/Wong Maye-E

事实上,李光耀曾经20多次控告他人诽谤,每一次都获胜。 图为徐顺全在进行公众演讲时被警察带走。 随着新加坡的社会发展,许多年轻选民希望有一个强大的反对党在国会中对执政党进行监督和制约。2006年5月1日,新加坡工人党的支持者们进行抗议,防暴警察试图阻止。李光耀说:“我不会以民意调查决定我的施政,我认为这显示了执政者的软弱和驾驭无方。

”AP Photo/Wong Maye-E

几十年来,新加坡反对党并不成气候,1968年至1980年,反对党在国会没有一席之地;1984年,反对党实现了“0”的突破,获得了2个席位,此后反对党逐渐成长;到2011年大选,反对党已经占据了6席之地,民众支持率达40%。尽管并不能改变行动党一党执政的局面,却使行动党在执政以来遭受了最惨痛的打击。图为2011年大选前,反对党人在街头宣传。

李光耀在2011年大选时曾经对媒体发话,人民行动党失去一个集选区不算什么,选民如果投票支持反对党,倒是要为自己的选择而有5年“要度过和忏悔”。这一段“恐吓”讲话引发了强烈的不满和反弹。图为李光耀在演讲。

而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的儿子李显龙随后向民众道歉:“我们犯了错之后必将承认错误,并向民众道歉,承担责任和纠正问题。”李显龙还表示,政府需要多从网络上听取年轻一代的心声。图为2011年5月3日,新加坡,李显龙参加人民行动党竞选集会。

CFP

有媒体称,反对党支持率上升,说明新加坡年轻一代不再满足于“有房住有饭吃”的物质需求,而是有更多的政治诉求;不只要求政府为民众办好事,更要求能够参与到政治决策。

图为2011年4月28日,新加坡,数千市民参加反对党的选举集会。AP Photo/Wong Maye-E

2011年5月14日,李光耀宣布退出新加坡内阁,宣告了“李光耀时代”的终结。在送走了这位严厉的“新加坡爸爸”后,新加坡将迎来未知的“成人期”。 新加坡总理办公室当地时间18日发表声明称,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仍在重症监护室,病情垂危,并且进一步恶化。 上月5日,李光耀因感染严重肺疾入院,此后一直在新加坡中央医院接受治疗。昨日,新加坡总理办公室曾发表声明称,该国前总理李光耀的病情因感染出现恶化。

李光耀现年91岁,是新加坡首任总理,同时也是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父亲。近些年,李光耀已经淡出新加坡的政治舞台和公众视野,但由于他是新加坡政坛极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其健康状况一直受到各界关注。 李光耀被誉为新加坡“国父”,他将弹丸岛国新加坡打造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其政治生涯可谓波澜壮阔。

李光耀究竟是如何一步步成长为一名誉满全球的伟人,他的家庭、童年、学生时代以及工作经历又给其日后成为一国元首带来怎样潜移默化的影响呢? 童年家道中落,受祖父影响改学西方文化 李光耀的家族祖籍在广东梅州市,自其曾祖父开始定居新加坡,祖父李云龙是当时新加坡知名商人,经营船务公司还进行树胶贸易,父亲李进坤则是壳牌石油公司的员工。

1923年9月16日,李光耀出生,是家中长子。当时李家的生活状况还比较优渥,祖父在当地颇具声望。虽然童年的李光耀备受长辈宠爱,但并非完全无忧无虑。因为父亲好赌,偶尔输了钱脾气会变得狂暴,回家便与母亲争吵索要首饰拿去典当换赌资。而李光耀的母亲却是个勇敢的女人,敢于与父亲抗争。在李光耀的心中,母亲穷尽一生的精力抚养孩子,让他们受良好的教育,成为自食其力的专业人士,如果她晚一代出生,且受过良好教育,很可能成为女强人。

祖父对于李光耀的影响最大。1920年代末期,由于遭到经济危机的打击,李家开始家道中落。但是,尽管状况一日不如一日,祖父丝毫没有放松关心李光耀的教育问题。李云龙向来崇拜西洋文化,在其影响下,李光耀从最初的华文学校转入古楼英文学校就读。李光耀没有辜负祖父的期望,在校成绩常常名列前茅。12岁时,因为学习成绩突出赢得奖学金,他被保送进当地顶尖英校莱佛士学院深造。 逃离日军魔掌,终赴伦敦学习 1939年,16岁的李光耀以优异成绩从莱佛士学院毕业,并通过了英国剑桥大学的入学考试。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炮火阻断了李光耀的求学路,他只得在家等待战火平息。 然而,当欧洲战场上的形式出现转机,在亚洲耀武扬威的日本帝国主义却把战火直接烧到了新加坡。1942年2月15日,日本占领了新加坡,日军在新加坡横行霸道,屡屡虐待平民。一次,李光耀路过一个街心岗亭时,因忘记向日军鞠躬行礼遭到日兵毒打,后来,日军做手势要求他沿来时的路回去,李光耀只好从命,才逃过劫数。

1942年2月21日,日本开始在新加坡肃清抗日分子,并且把清查重点放在华人身上,李光耀也出现在了日军的黑名单上。日军到李家抓捕李光耀时,曾把他打得眼冒金星,鼻孔出血。尽管李母一再求情,但日军还是将李光耀带走了。在被押往集中营的路上,李光耀灵机一动,悄悄向一名日兵递上香烟,并用日语喊了句“阁下”,令日兵颇为满意,于是李光耀借机提出要求,称自己忘带衣服,需要回家拿,然后日兵竟然放他走了。因为不敢回家,李光耀逃到了大山沟里,在那里,他亲眼目睹了日本人用机枪扫射无辜平民的画面。当李光耀平安回家后,他开始认真研究日本历史,想弄懂为何日本人如此残暴

后来,由于生活所迫,李光耀凭借自己流利的日语和英语,成为了日本官方新闻社《读卖新闻》社的日文翻译员。这份生计对于李光耀来说是一举三得,既能赚钱养家,又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还可以第一时间了解整个世界的战局。渐渐地,日军在战场上节节失利,眼看就要投降,新闻社里的许多华人都跑了,李光耀随后也逃到了亲戚家避风头。

当1945年9月2日日军在投降书上签字,李光耀立即返回家中。 日本投降后,李光耀为报考剑桥大学再次回到母校莱佛士学院。这次,他还在这里遇到了一位志同道合的女同学柯玉芝,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先前往英国,到那里再想办法上剑桥。但由于通往英国的航道还有水雷,开往伦敦的船运服务迟迟未开。 1946年9月初,英国一艘军舰停靠在新加坡港口,李光耀的母亲恰好被请到军舰上当厨师,并且她做的美味佳肴受到士兵的一致好评。几天后,当军舰即将返回伦敦,李母请求舰长将儿子带往伦敦并获得同意,于是李光耀就这样匆匆地来到了伦敦。 李光耀先是报考了伦敦大学,但仅一个学期便凭借优异的成绩转学到梦寐以求的剑桥大学修读法律。不久后,柯玉芝也来到剑桥攻读法律,两人很快便确立了恋爱关系。

1947年的圣诞节,两人在没有通知双方家长的情况下在英国注册结婚。 初尝政治,组建政党推翻殖民统治 在剑桥的求学时光对李光耀的政治思想的形成产生了巨大影响,那时,他常常参加社会调查和政治活动,并结识了一批马来亚(马来西亚独立前的称呼)留学生,并参加了“马来亚论坛”,该论坛是由拉赫曼和拉扎克发起建立,这两个人后来都当过马来西亚的总理。“马来亚论坛”主要是讨论马来的现状和前途,论坛成员共同的目标都是争取马来亚从英国殖民主义者手中解救出来或独立,但在途径和手段上则各持己见。

1950年,李光耀与柯玉芝均以优异的成绩从剑桥大学毕业,获得荣誉法学学士学位,在荣誉生的名单里,李光耀排名第一。同年8月,两人一同回到了新加坡,并在1个月后举行了婚礼。 成家之后,李光耀开始着手创立自己的事业。他与柯玉芝一起在新加坡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由于业务精湛,李光耀的律所广受欢迎,越来越多的人来请他们打官司。但对于李光耀来说,帮老百姓打赢官司并非最终目标,他是想据此来组织群众推翻殖民统治。

1952年,马来亚邮电工人大罢工,李光耀被聘请为邮电工会的法律顾问,初次显露出他对工人运动的作用,他和一些工会代表一起与英国殖民当局谈判。由于李光耀的出谋划策,最终达成了有利于工人和工会的协议。李光耀也因此声名远播,结果成了100多个工会的法律顾问,这为他赢得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后来,他又声援了新加坡学生的反殖运动。当时,学生们创办了鼓吹独立的报刊,英国殖民当局认为这一行为违法,公开对学生进行审判。李光耀为学生辩护并取得胜利,这再次令李光耀声名大噪。 得到了工人和学生的支持,李光耀积累了一定的政治资本,但他也意识到光有工人和学生运动并不足以推翻殖民统治,还需要组织政党接过殖民者手中的政权。 人民行动党党徽是白底蓝圈,中间一道红色闪电。

1954年11月21日,李光耀与左派学生及工会领袖成立了人民行动党,并任秘书长,自此步入政坛。成立当天,李光耀宣读了党纲,第一条就是结束殖民统治,建立一个包括新马两地的独立国家。 人民行动党成立以后,先是联合共产党赢得新加坡华人的支持。后又在1955年参加“部分民选政府”的首次选举,包括李光耀在内的多位人民行动党党员当选立法议员,称为立法议会中的反对党,从而正式开始争取掌握政权的斗争。此时,李光耀为了与更多的华人群众打成一片,还花费大量时间学习了两种中国方言,为实现种族协调提供了基础。

1958年,英国殖民当局核准《新加坡自治方案》,同意新加坡通过1959年大选从半自治状态变为全自治,但英方保留新加坡的国防、外交、修宪和颁布《紧急状态法令》大权。

1959年5月,人民行动党在立法议会大选中大获全胜,成为多数党。

在谈到剑桥时光时,李光耀觉得当见到英国本土的英国人,他开始认识到在新加坡和马来亚的英国人对推动殖民地的进步毫无兴趣,他们在乎的只是殖民地带来的高级职位和丰厚薪金,还有输出马来亚树胶和矿产赚取的美元外汇。自此,他便确立了一直为之奋斗不变的反殖民主义信念。 从力主新马合并到被逼独立建国 1959年6月,李光耀受新加坡总督威廉古德邀请担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在释放8名被英方逮捕的人民行动党党员(同时是马来亚共产党党员)的前提下接受了邀请。1956年6月5日,年仅35岁的李光耀宣誓就任新加坡第一届自治政府的内阁总理。此后,李光耀一直希望与马来亚合并成立“马来西亚”。 1961年5月27日,马来亚内阁总理拉赫曼

在新加坡公开演讲,建议合并马来亚、北婆罗洲(沙巴)、沙捞越、文莱和新加坡,创立新的马来西亚共和国。 在新马合并的问题上,以李光耀为首的人民行动党与社会主义阵线出现分歧。人民行动党从新加坡地小人少、无自然资源、夹在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两个大国之间的实际情况考虑,力主并入马来西亚以求得生存。

经过李光耀的多方斡旋,新加坡与马来西亚终于在1963年9月16日合并成为马来西亚联邦,这天也是李光耀40岁生日。合并后,新加坡在马来西亚联邦内有一定的独立性,李光耀的身份仍然是新加坡总理。

新加坡原以为在加入马来西亚后能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但始料不及的是,印度尼西亚并不满意身旁突然出现一个强大的邻居。在马来西亚成立后,印尼便断绝了和马来西亚的外交关系,禁止马来西亚的商人到印尼做生意,很多新加坡商人因此破产。

合并也没有理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政党关系及紧张的种族关系。1964年,新加坡发生种族骚乱,李光耀指责马来西亚联邦政府试图推行“种族沙文主义”,使马来人在联邦内享有特殊的高等待遇,并在幕后煽动在新加坡的马来人反对新加坡自治邦政府。9月,第二次种族骚乱再次爆发,造成120人死亡、109人受伤。 1965年,以李光耀为代表的人民行动党同马来西亚的所有反对党联合成立了“马来西亚团结总机构”,并发起“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运动”反对中央政府的种族歧视政策。人民行动党在马来半岛越来越活跃,马来西亚当局担心人民行动党会成为马来西亚最大的政党,将主宰整个马来西亚,把马来半岛变成华人的天下,于是他们决定把新加坡逐出马来西亚。

起初,这只是一种具有威胁性质的驱逐,因为新加坡有优良的港口,如果真的分离出去,对马来西亚也是一种损失,他们只是想教训一下李光耀及其追随者,让他们乖乖屈服于马来西亚当局。但是,尽管李光耀并不想分家,他更不会选择屈服。

1965年8月9日,新加坡宣告脱离马来西亚成立一个独立的共和国。这种独立对于李光耀来说并非荣光,当宣布此事时,李光耀泪流满面。在他的一生中,他只哭过两次,一次是他的母亲去世,另外就是这次的新马分家之时。

✍: Guest

2015-03-23, 142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