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后誰來安置我們的舊手機

A

前不久,蘋果公佈了自己的銷售數據,憑藉iPhone6以及iPhone6的瘋狂表現,蘋果終於在銷量上也排到了榜首,至此,庫克情緒高漲地扒掉了三星最后底褲,那個像男人一樣的企業如今處境慘淡,最新發布的GalaxyS6終於脫掉了塑料外殼,依舊有點iPhone6的影子,但這些都不重要了,畢竟,自iPhone6上市之后,三星和蘋果之間的聖戰就基本結束了,毫無疑問,終端勝利者屬於蘋果。另外,一些低端手機製造商,雖也會忌憚於蘋果系列手機的熱賣,但顯然,他們的境況要比三星好得多,小米、華為等中國製造商繼續以自己的殺手鐧不斷擴大出貨量,自然,他們沒有慾望同蘋果正面交手,而是把智能手機送到山區、送到鄉下,培養自己的用戶,同時,也想藉著4G春風再賺一筆。

  現在的智能手機市場非常火爆,已經火爆到“不再受關注”的程度了,而智能手機本身也早已成為人類的一個器官,是眼睛、耳朵、舌頭的延伸,難怪有網友調侃:現代人沒有手機就可以歸到殘疾人了。此外,智能手機也顛覆着現行的經濟、文化制度,比如重慶剛剛興建了特殊馬路,專供低頭族行走;火車站、飛機場也都建起了手機加油站;肯德基、星巴克以及一些高檔餐廳,可以沒有廁所,但絶不可以沒有WIFI,這些設施又進一步加劇着消費者之於手機的依賴,很多人只要離開手機20秒,就會産生一種與“世界”失聯的感覺,難怪有一位南京小伙竟然把紅綠燈的電源拔掉給手機充電,真乃奇葩也!

  智能手機以及其他電子設備火爆之背后必然是一條生機勃勃的産業鏈,連富士康的車間和從鄭州港區去往美國的飛機都成為這個時代的明星,就更不要提庫克的取向以及那個八倍於他工資的銷售主管,同樣,智能手機巨大的出貨量也意味着更多的舊手機、更多的電子垃圾,這些事情卻極少有機會登上頭條,待遇比之汪峰還不如,但它們卻真正的關係國計民生,不知道,我們的河流要忍受多少次重金屬污染,而藍天何時能再回來,孩子會不會只能誕生在電子垃圾中?

  舊手機,你們都去哪了?

  據相關數據統計,在年輕群體中,有20%的用戶每6個月就換一次新手機,50%的用戶每12個月換一次手機,這還不包括因意外或者産品質量問題而導致的“被動換機”。相比於功能機時代,智能手機市場最大的不同就是手機“明星化”,比如功能機時代,追求的是質量有保證,像諾基亞1600之類的手機,總能讓用戶産生這樣的感覺:我用過了,還能留給兒子用;但智能機時代就大不一樣了,質量、性能依舊有保證,但手機隨時會過時,特別是以iPhone和Galaxy為首的明星機型,新産品總會惹得全世界都興奮不已,最瘋狂的時候,蘋果僅用一個月就賣出了4100萬台手機,同時,這也意味着世界上有多了4100萬台舊手機,這些手機或流入淘寶、或湧向華強北,又或者乾脆被扔在抽屜裏。

  目前,明星機型的二手貨還是比較好處理的,比如iPhone4s就特別受到收購者的青睞。在一些産業鏈相對成熟的城市中,已經架設起翻新手機的生産綫,他們通過回收消費者淘汰的機型,在保持核心部件基本不換的情況下,輔以高仿的配件來完成翻新。聽上去,這個産業鏈並不合法,畢竟他們出售的手機有高仿的配件,但這種模式又不失一種針對二手智能手機的解決之道。去年,一位朋友替老鄉聯繫購買了兩部二手16G版本的iPhone4s,沒有經過特殊的渠道和人脈,只是碰巧登錄了一家網站,單價為1500元,拿到貨之后朋友連聲道謝,说手機非常好,直到現在也沒有碰到什麼問題。朋友说,聽到老鄉道謝時竟然還有種溫和的負罪感,畢竟,兩部手機上有不少的高仿零件,但轉念一想,價格才是老鄉最重視的因素,況且,和他們談用戶體驗也多少有點不合事宜,讓人意想不到的是,越來越多的老家朋友打來電話要求朋友購買二手iPhone4s,卻也不經意間幫朋友賺了些外快。

  事實上,淘寶上的類似交易不勝枚舉,且不限於國內,但這種銷售模式始終處於法律的灰色地帶,高仿元件沒有標準、測試流程不完備,經常因産品質量等問題産生糾紛,更重要的是,他們賺取高額利潤的同時,也沒有給國家交任何的苛捐雜稅,售后服務對於消費者來说,也要看運氣。

  相比之下,那些功能機或者一些非明星的機型就要慘淡地多了,他們被主人淘汰之后,一般會呆在主人的抽屜裏,直到某次大掃除時候被隨意丟掉;另一種可能就是以廢品的方式送往拆解中心或者貴金屬提煉廠。比如,一部1999年的三星手機內置的晶片,可能會被提取加工,自然,它不會再用於手機,但可以做成一塊滾動數字標識牌,每天向路人推銷午餐。顯然,相比於運行手機、簡單游戲,讓手機晶片去做“推銷”的事兒,對其是一種侮辱,但對於廢舊手機來講,能保留住全屍已然需要感恩,更多的手機配件直接被扔到了熔爐裏,用於提煉出的黃金、銅和硅等貴重金屬。

  20年后,誰來安置舊手機?

  現在,新手機的生産效率不斷提升,前不久iPhone6代工商昌碩又出現員工疑似“過勞死”的情況;與此同時,舊手機的産生UPH也不斷提升,除了前文提到的“升級換代追星”等因素外,移動互聯網升級的大背景也加速着廢舊手機的數量,比如現在中國正值3G升級4G的轉折點,國內製造商紛紛推出4G版手機,而單中國電信一家運營商就有1億規模的訂單,就更不要说移動和聯通了;此外,手機巨頭們也會使用一些小伎倆來加速消費者淘汰手機,始作俑者當屬蘋果,事實上,當iPhone4s升級成Ios8的作業系統時候,手機一般會卡成磚頭,稍微性子急一點的用戶,可能會直接去買一部iPhone6或者Plus了。

  新手機改變着人類的生活,整個産業鏈也如同上緊的發條一樣,不斷滿足着消費者的購機需求,但真正讓人擔憂的是,20年后誰來安置我們淘汰的舊手機呢?這個問題之於中國更加嚴重,事實上,我們已經有大片的土地,以及這片土地上的人開始承擔著舊手機帶來的噩夢。

  據相關數據統計,中國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電子垃圾生産國,每年通過非法渠道進入中國的電子垃圾超過200萬噸,但中國之於電子垃圾的處理手段尚處於並且長期處於初級階段,相關的監管也亟待完善,更可怕的是,中國的消費者和企業甚少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而一些業餘的電子垃圾資源回收筒正在用環境和人命賺錢,樂此不疲。國外媒體曾深度報導過中國的一些村鎮,長期以回收電路板上的黃金為生,主要流程涉及電路板碎裂、高腐蝕酸分離等污染行為,鎮上81.8%的6歲以下兒童都患有鉛中毒病症,而那些高腐蝕酸流入附近的河流之后又引發了“百年難愈”的污染,這種画面只是想一下就會脊背發涼。

  面對20年之后的災難,需要全社會提高重視,每一個消費者都應該提高“減少電子垃圾”的意識,當然,真正起主導作用的還應該是立法部門和龍頭企業。政策方面,要大力提倡循環經濟,努力形成“資源-産品-再生資源”之綠色發展模式,從制度上鼓勵綠色經濟。相比之下,比政策更有效的則是龍頭企業的社會責任感,事實上,綠色經濟模式的創建者絶不是政策或者有關部門,而是行業內的龍頭企業。具體到舊手機和電子垃圾問題,筆者建議,龍頭企業不應只關注出貨量,更要依托法律建立“回收量”,比如可以立法要求蘋果、三星等完成一定的舊手機收購量之后才能獲得相應的銷售權。另外,當智能手機能滿足人類基本生活需求之時,需慢慢退化“升級換代”等意識,甚至由龍頭企業牽頭,主導一場“二手”行動,創造正規的“二手手機”經濟,事實上,蘋果在美國已經被要求回收部分iPhone,而庫克也心甘情願的做了。

  針對20年后可能爆發的災難,太需要政府、企業、消費者反思和付出行動了,太需要細緻的管理和有效的監督了,筆者建議普通人首先要適當降低換機頻率,千萬不要讓我們的子孫后代誕生在電子垃圾堆內!

✍: Guest

2015-03-31, 90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