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院=魔窟?一个被痴呆老人遭遇

A

 去年2月一个寒冷的早晨,魁北克省蒙特利尔警方接到一个奇特的报警电话。打电话的人说,有一个老太太推着助行器在街上跑,大冷天里连外套也没穿。一个走路要用助行器的人能跑多快呢?但这个老太太玩命的速度,似乎是要创一千五百米的助行器赛跑记录。

  她对赶到现场的警察说,她是从一个疗养所里逃出来的。如果把她送回去,她就自杀。   

  《新闻报》记者伊夫.布瓦维尔(Yves Boisvert)日前采访了这位“越狱”的老人。她名叫维罗尼卡.比耶拉,今年已经91岁了。她的记忆力极好,过去发生的事涉及到的时间、地点和人名,她都记得清清楚楚。谈到去年的出逃,她还能拿自己当时的狼狈相开玩笑。

  她在采访中告诉记者,她1923年出生在乌克兰,二战期间曾经在德国做过苦工,在那里遇到了后来的丈夫。1948年,夫妇俩移民到加拿大。和大部分第一代移民一样,她找到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一点点攒钱,然后在蒙特利尔市的Snowdon区买了一栋四户公寓的小楼。丈夫去世十年后,她把房子卖了。她没有孩子,50万加元左右的卖房所得,加上其他积蓄,使这个孤身老人在一些人眼里俨然是个富婆。

  噩梦也由此而生

  比耶拉腿脚不太灵便以后,有一段时间买菜购物都请一个熟人的女儿帮忙。2013年夏天,她怀疑这个名叫阿妮塔.奥伯金斯基的“临时管家”偷拿了200加元,就把她辞退了。

  但是半年后,奥伯金斯基出现在法院,声称自己是比耶拉的侄女,申请成为比耶拉的全权代理人。奥伯金斯基带来了一份由比耶拉签名的委托书,指定在她丧失行为能力的情况下由奥伯金斯基全权代理她。另外还有两份身体和心理状况的鉴定报告,分别由一个名叫阿丽萨.科纳和一个名叫林赛.戈德史密斯的医生签署。

  这样的案子不需法官出面,只要手续和证件齐全,再确认被代理者的意愿,一个书记官就可以核准。但是如果被代理者已经完全丧失思考能力,无法回答问题,后一个条件也可以免掉。

  而社工和医生签署的两份鉴定报告称比耶拉“无法自我表达,记忆、神智和判断力严重受损”。科纳的报告说,老太太已被医生确诊为老年痴呆,有酗酒习惯,可能纵火,而且听信某个乌克兰神父的教唆挥霍自己的钱。

  代理申请需要有律师签名。为奥伯金斯基的申请签名的律师盖尔博正好是社工科纳的丈夫。不过当时法院书记官不知道。即便他知道,这些材料和鉴定报告看起来也是无懈可击的。

  “被痴呆”几周之内失去钱财和自由

  比耶拉就这样在她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成了老年痴呆症患者,有了一个侄女和代理人。几个星期后,她的所有存款被律师盖尔博转走。与此同时,社工科纳去警察局要求为老太太本人的安全起见,强行把她迁出现在住的公寓,转到一个安全措施更严密的疗养所去。可是见过比耶拉的警察都觉得她脑子清楚得很,因此迟迟没有行动。

盖尔博转而向法院提出把比耶拉迁到“更安全的疗养所”的申请,并声称情况非常紧急。法官在没有通知比耶拉的情况下批准了申请。2014年2月12日,几个壮汉强行闯进比耶拉的家,把她捆起来送到了疗养所。那里的工作人员被告知,绝对不能让她碰电话,更不能让她外出。

  三天后,比耶拉逃跑了。因此就有了老太太推着助行器狂奔的一幕。那天警察还是把她送回去了。但同时也开始进行调查。他们把前前后后的记录和报告汇总起来,很快发现整件事的诡异之处。两天后,他们重新登门,把比耶拉接到一个庇护中心去了。

  尚未完全逃脱魔掌

  比耶拉现在住在一个她自己选择的老人院里,请了一个律师为她打官司。她的钱被部分追回。科纳被暂时吊销社工资格,她的律师丈夫和开具比耶拉老年痴呆证明的那个医生在分别接受受魁省律师协会和医生协会的调查。蒙特利尔警方也已就欺诈勒索正式立案调查。

  但是比耶拉还不能完全安心。因为那份委托书还没有被法庭取消。尽管警方的笔迹学专家已经证明上面的签名是伪造的,奥伯金斯基也被法庭禁止接近比耶拉,但这位假侄女仍然在拼命想各种办法保住对老人的代理权。

✍: Guest

2015-04-22, 85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