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绯闻不靠脸 纸质年代的文艺男神女神(组图)

A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在2015年的春末,诗人汪国真去世,他选择了去远方。在70后、80后的记忆中,汪国真是青春里无处不在的印记。他是庞中华字帖上的硬笔字,是手写情书上一笔一划的温柔诗句,也是泛黄的毕业纪念册上,匆匆的青春寄语。如今,当语音、短信取代了情书,当地铁上满满的低头党,有谁还记得那些远行的诗人?有谁还记得,纸质年代,那些影响了无数人的文艺男神与女神?

【汪国真:一段风雨兼程的人生】上世纪80年代,汪国真的诗曾经是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1990年是汪国真年,他的诗集《年轻的潮》首印就达到15万册,后来《年轻的思绪》诗集,在国内掀起一股只属于他的热潮。可是在这之前,曾经有人质疑“他诗写得多,但写得差”。成名后,常被要求题字,可是他觉得自己的字拿不出手,于是苦练书法,慢慢地由诗人变成了书画家、作曲家。他表示“有人说我的诗不好,我就要证明,我不仅诗写得好,在其他领域我也是可以的”,应和了他那句“既然选择远方,只顾风雨兼程”。而如今他的离去让人怀念起那段需要养分的成长岁月。

【林徽因:人间的四月天】“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看到这首《人间的四月天》,必然想到的是林徽因。这个被称为“民国第一代才女”女子,她的文风清丽,细腻优雅,是新月派诗人的佼佼者,她还是建筑师,是人民英雄纪念碑及国徽深化方案的设计者。在林徽因的才气背后,她的浪漫爱情更让她成为传奇。长眉细眼,冰雪聪明的林徽因,与徐志摩无疾而终的爱情被搬上了荧屏,学界泰斗金岳霖为她终身不娶,成为倾世之恋。“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也许就是对她一生最好的评价。

【徐志摩:毕生行径都是诗】“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即使在浮躁的现代,也没有人不知道徐志摩和他的《再别康桥》。徐志摩是将浪漫渗入到骨子里的才子,“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曾被录制成歌曲,“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让无数人为文字散发的温情缱绻惊艳。蔡元培说他“谈话是诗,行动是诗,毕生行径都是诗。”他与陆小曼、林徽因的爱情带着浓烈的传奇色彩,连去世也是轰轰烈烈。1931年,徐志摩的飞机失事,这个曾写下《想飞》的诗人,在空中去世。(图右为徐志摩和陆小曼)

【张爱玲:绚丽惊世的奇女子】对于传奇,张爱玲有自己的说法:“书名则传奇,目的是在传奇里寻找普遍人,在普遍人里寻找传奇。”其实,传奇无需寻找,张爱玲便是。张爱玲拥有的并不是倾城之貌,但她微抬的头、冷陌的眼和棱角分明的脸在悄然中便牵动了你的心。她成名早,刚出道便名扬上海滩的十里洋场。23、24岁带来的《沉香屑 第一炉香》、《倾城之恋》,令她光芒万丈。60年代后期她在港台声名鹊起,80年代中期走进内地读者视野时,被冠以“惊艳”二字。其作品《半生缘》、《色戒》、《红玫瑰白玫瑰》都被搬上荧幕。张爱玲也曾遭遇写作事业的滑铁卢,甚至为生活发愁,恋人逃亡,继而移情。短暂“婚姻”破碎,她所有的幸运,仿佛都在20世纪40年代的上海滩燃烧殆尽。1995年张爱玲在洛杉矶的一间公寓中寂寞地走了。(图右为1994年张爱玲晚年在洛杉矶的最后一张照片)

【三毛:流浪在人间的“女神】三毛的成名,始于撒哈拉的流浪。20世纪60年代,二十几岁的三毛远赴西班牙留学,利用打工收入走遍半个欧洲;面对凄艳寂寥的大沙漠她不能自已,于是暂居在撒哈拉体会残阳如血的"诗意的苍凉"。就是这样一个奇女子,也逃不过对爱情的向往。无论是21岁是为初恋自杀,在流浪的岁月里,毅然决然地离开“神仙眷侣”荷西,还是在新郎猝死后,重返沙漠和荷西再续前缘,她的敢爱敢恨从未改变过。1979年,荷西因潜水意外丧生,痛不欲生的三毛在父母陪同下回到台湾,1990年,在她电影剧本《滚滚红尘》取得八项金马大奖的时候,她与中国民歌大师王洛宾发生了一段忘年情。但在一年后,她就在台湾荣民总医院以丝袜自缢身亡,终年48岁。(图右为三毛和丈夫荷西)

【席慕蓉:诗坛“琼瑶”】台湾有三个“梦幻女人”:琼瑶、三毛和席慕蓉。席慕蓉被“席迷”誉为“情诗第一圣手”。在80年代,无论你是否爱好文学,无论你是否读诗,“席慕蓉”的名字你一定不会陌生。少女情怀总是诗,喜怒哀乐各不同,几代少女却都在席慕蓉的诗里,读懂了自己的情怀。13岁她因为寂寞开始在日记中写诗,她表示“我要写情诗写到老”。60多岁时她还在写情诗。2009年其丈夫刘海北去世,席慕蓉写了很多诗给过世的丈夫,她说:“我年轻的时候可能追悔爱情,现在追悔的是40年的婚姻,我怎么没有更多地去爱这个人,怎么没有更加去珍惜这个人。后来才知道,原来我错过的不是只有我的青春,我错过的是我唯一仅有的、整整的一生。”

【北岛:诗歌是诗人生存的依据】80年代初声名鹊起过一批诗人,而如今,有的隐居不再写诗,有的已陨落,剩下的北岛,客座香港,遥望北方。北岛是放荡不羁的代表,1989年北岛远走欧洲,开始了他流浪的后半生。那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也成为很多人朗朗上口的诗句。《波兰来客》中“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虏获了无数颗破碎的心灵,被疯传到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地步。如今北岛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授,2014年时,和村上春树一同获得诺贝尔奖提名。(图为2010年6月,北岛在德国柏林格林兄弟墓前留影)

【顾城:一个任性的孩子】“我是一个被幻想妈妈宠坏的孩子,我任性”。顾城是现当代诗歌史上唯一一位“童话诗人”。他用呢喃细语,用充满幻想的文字讲述着一个又一个动人的童话。其中《一代人》中“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成为至今仍流传的经典名句。然而,顾城是一个保有童真最多的诗人,同样也是一个梦被破灭得最彻底的诗人。顾城的现实人生充满了争议。他不愿为生活所迫而养家糊口,带着妻子与情人到新西兰的海岛隐居,最终,因为婚变,他杀死了自己的妻子,随后上吊于树上自杀,在他纯粹天真的世界,留下了黑色的悲伤结局。(图为顾城、妻子谢烨、情人英儿、朋友文昕)

【海子:永远25岁的诗人】1989年3月24日是海子的生日,两天后,他步行至山海关一段火车慢行道,投身于火车车轮间,用一种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临走前,海子把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好像一座坟墓。他曾写下“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而现实中,每年春天,海子都没有复活,他永远定格在25岁。海子本名査海生,15岁考入北京大学,被誉为神童,1983年在学校认识了自己最重要的朋友西川,发表了第一首署名海子的诗——《亚洲铜》,7年间他写下200多万字的作品,被称为天才诗人,1989年1月,他创作了家喻户晓的《面朝大海 春海花开》。海子累了,他需要短暂的休憩,他留下纸条:“我叫査海生,我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教师,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海子走了,他随身携带的四本书:《圣经》、《瓦尔登湖》、《孤筏重洋》与《康拉德小说选》被反复阅读。

✍: Guest

2015-04-29, 989👍,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