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 - 这一场赌局

A

我承认,我花痴了,非常非常的花痴明楼大帅哥,这个腹黑冷峻而又温暖的高智商伪装者,杀人不见血,兵不手刃的杀手。所以,我和所有花痴他的女观众女敌人女下级女家长一样,发自内心的理解并同情美丽如蝎的汪处长迷失在他的魅力碾压之下,粉身碎骨而痴心不改是多么的顺理成章,无可奈合。但一个只能迷倒女人的男人可以只需要一副漂亮的皮囊,最多只不过是一个有文化的流氓。可是他是大BOSS,他义薄云天,他运筹帷幄,他要碾压一切,他要的是对所有人的掌控,男观众男下属男家属男敌人男朋友的绝对欣赏与佩服。

不赘言其他,《伪装者》在32级设了一个赌局,看似与情节无必然的联系,但对人物情节及后边故事的走向,人物性格和关系的的刻画有提纲挈领的作用,每一句话都话中有话,上下文铺垫的十分巧妙,对话脉络低低高高,令人玩味。

首先,当明诚传达毒蜂要见明长官的消息时,明长官斥责了明诚什么都没学会之学会了打官腔,看似很唐突无理,而且完全不符合楼与诚的关系,通常楼对诚很爱护,几乎没有过训斥,即使在诚犯了捡手表的大错,楼都没有斥责,而是立刻想办法解决问题。而现在诚只是传达了一个消息,就被训打官腔,原因只有一个,楼的心乱了,因为死间行动要开始了,他有无力感,所以忍不住对最亲的人发了小脾气,这表明了他的惶恐。诚默然是因为他能理解大哥的痛,转身要走,被楼叫住,答应要见,说明楼已经有了想法。

见面是在赌桌上,明楼要在自己的地盘,和毒蜂赌一局。正如他所说,赌场就是战场,他要赢这赌局。但赌什么呢?如何赌呢? 胜算如何呢?他不确定,因为,对手是毒蜂。毒蛇毒蜂,级别一样,智商可比,同样自负,爱国之心同样可见日月,知己知彼,而且,毒蜂更是一个不可理喻,不听管教,不按牌理出牌的疯子。

可是,赌局还是开始了。

开门见山,明楼提出替代方案,被毒蜂直接否绝;接着,明楼虚张声势,试图以势头压倒对方,“现在你欠我的”,他拍桌而起,“你带的是我弟弟”,然而,毒蜂并不买账,他强烈反击,“我为什么要问你,现在是战时,每天都在死人,你和我都可以死,你和我都能死,唯独你兄弟不能死?”于是,明楼词穷了,他开始骂脏话,甚至冲过去要和毒蛇扭打在一起。两个副官冲进来。副官开战,长官斥责副官,双方长官互相人身攻击对方副官,为自己的副官说话,知道郭骑云忍不住抱怨“你们能不能有点长官的样”,毒蜂微笑,表示赞赏“嗯,这话我爱听,我总算找到了一些安慰”,明楼顿了一下说,“你们都出去”,明诚立刻服从明楼,点头离开,郭副官咨询自己长官意见,随后离开。

这一段很有意思,这一段乍一看很乱,对的,很乱。事实上,明长官很失态,观众什么时候看到明长官如此失态,如此市井,挥拳就上,张口就骂人,出胡子瞪眼的?连副官都说,长官不像长官?而且,是郭副官指出的,是毒蜂方的副官指出的,所以,毒蜂笑了,因为大家都看出来了,明长官,他,完完全全处于下风,这,明楼如何不知呢?可是他没办法,因为毒蜂点了他的死穴。那就是,谁都可以死,为什么你弟弟不可以?

是啊,为什么明台不可以死?这是一个价值观的问题,也是一个这个电视剧试图探讨的一个问题。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算什么?生命的价值,有谁的比谁的更值钱吗?如果这个问题问其他国人,比如军统走私的上峰,问梁处长,这个问题可能不值的回答,因为对他们来说,他们个人的命一定比别人的重,所以他们一定不能死。可是对于明楼,明诚,明台,毒蜂,郭副官,对前线厮杀的将士,对所有为国战斗的人们,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一致的,为国抗日,牺牲小我,是一种信仰。从这一点来讲,毒蜂没错,他对于国家如此忠诚,如此深爱,境界是如此之高大,以至于无情无义。

明楼又何尝不是,在这个层面,他和毒蜂是如此相似,相惜。所以,他才会理屈词穷,才会恼羞成怒,因为他认同这种价值观,爱国,是一种信仰,牺牲,是一种光荣。可是,如果认同,那么希望放过明台就是一种悖论,就是无理取闹,所以明楼很失态,也很挫败。他撒泼的样子就像他挑衅毒蜂的语言一样,像个泼妇。 甚至,明诚和郭副官的比较中,也处于下风。所以,他在这赌局的一开始就输了,毒蜂笑了。 这是一场瑜亮之战。

明楼冷静了下来,回到谈判桌上,继续这场无解的赌局,为什么是无解,因为基调已定, 基调已定,那就是,死,是必然。

死是必然,可是,谁去死?

道不同不相与某。

明楼提议自己去死,毒蜂愕然,他没有想到,一贯冷血的明楼竟是一个深情之人。其实虽然没有明说,能够爬到明楼目前之高位,能在人才林立的军统里做到和毒蜂平起平坐,以毒蜂自己为参照物,明楼所有同事眼中必定是冷酷无情手上沾血的。而且,很显然,明楼多年经营,他在军统中的地位与声势是上升的,而且出世豪门,和毒蜂“也曾风光过几年”,但现在的处境并不太秒,“被你弟弟害死,因为他炸了军统的走私线”是完全不可同日而语的。从内心里,毒蜂对明楼是愤懑鄙视的,明楼西装革履,处于上流社会,各个都是汉奸,甚至“连你家的下人都自觉高人一等”,毒蜂一身布衣,和明楼巨大的反差,所以他从本质上是怀疑明楼的忠诚及爱国热情的。而这也 跟他一贯秉持的“不可相信任何人”的信条是一致的。所以他在选择明台做死士的时候,不仅理直气壮,而且从内心深处是有一种借机报复的窃喜的,让你们口口声声说爱国,为国捐躯,那就从你弟弟开始吧。

但为了弟弟可以放弃这么多年打下的地位,放弃自己一切的社会地位,放弃一切,甚至生命,明楼之深情,特别是明楼将自己的命门如此赤裸裸的暴露给毒蜂,还是令毒蜂动容的。但真正打动毒蜂的是明楼俯身,瞠目,含泪,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直抒胸臆的诅咒“老子恨不得一刀一刀剐了你”,这是作为一个哥哥面对即将赴死的弟弟而无能为力痛心疾首的内心写照,毒蜂听出了真情,听出了痛苦,所以,他 说“对不起”,对不起那个刚刚开始没多久的年轻的生命。而他反常的道歉也就剥下了他以无情的疯子著称的冷漠的外衣。道是无情却有情,无情未必真英雄。明楼释然了,他也说了“对不起”,是对以为毒蜂是拿明楼泄私愤的误解的道歉,对毒蜂忠诚爱国的感动。

于是,他们和解了,达成了共识。

明楼再一次回到了赌桌的另一端,他们开始平心静气的谈计划。

谁来做荆轲,谁是樊於期。

毒蜂指出“这个计划保护了谁,牺牲了谁”,毒蜂是可敬的,因为他一直从大局出发,即使他以前不喜欢明楼,但他定计划时,却毫无私念,为了抗敌,不惜牺牲自己,保护对手。他是樊於期。

从打到谈到赌,合作也真正开始了。

道已同,那么就是术了。

合作的目的是提高胜率,减少损失,毒蜂的计划损失太大,明楼现在要抢的是洗牌权,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洗牌的高手。

赌局开始了。

明楼来了。(明台既是这局的筹码,也是死间计划的核心执行者,这一局他必须来)

两个副官:“认识,不认识,刚刚认识”,(对刚刚发生的故事的简单注解,双方从新认识了对方,立场一致了。)

“让他进来”.(他也来接受接受考验)

“明家养草是兰草”,“你是明家人,不能输”(明楼提示明台,不能放弃,投降。)

明楼:“我来洗牌,规矩 是我定的,所有人都要听我的” 。(先声夺人,再次提示明台听话)

“你大哥洗牌是强项”。(毒蜂放水,指出牌已定。但对明楼真能洗好牌表示怀疑。这里只说强项。)

“他诚心想输”,“想输就能输,输了也是赢”。(明楼了然并确定,大哥赢了,是计划领导人)

“要不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明楼指示明台要听自己的,相信大哥)

开牌,

毒蜂张张牌大,明楼不看牌。(明台表明态度,不怕,信大哥)

毒蜂把把下注,明楼把把跟注。他赌自己鸿运当头。会绝处逢生。(他已了然,这次计划十分危险,自己可能命悬一线。担心也没用,不如赌下去,信任大哥)

最后一张,毒蜂FULL HOUSE,只有同花顺能打过。(毒蜂不信明台会赢,一是不信明楼的洗牌技术能万无一失,二是不相信明台对自己能有同花顺有信心。因为如果明台不跟,即使同花顺,他也会输, 牌好也无用)

明台毫不迟疑,跟,同花顺。他赢了。

毒蜂: “牌洗得真好“。(他看到了明楼的控局能力,心悦诚服,赞“洗的好”,对应“强项“)。

“你以为你赢了吗?”(暗示局势随时会有变化,而洗牌权也可能会有变化,需要步步为营)

“年轻人,一定要压到底,应为你永远不知道,那个洗牌的会给你一张什么牌”。(作为老师,毒蜂衷心告诫,挺到底,情况不到最后十分,洗牌的人无论是大哥,还是老师,都可能能营救明台。也是老师爱徒情之体现。老师也高兴,名师出高徒,自己这个徒弟表现很好,勇敢,坚持。)

赌局结束。

回家路上,明楼笑赞,“牌打得好”。(明楼很开心,他从不轻易赞赏明台,但在此时,他很高兴,明台不仅勇敢,果决,坚定,无所畏惧,而且更成熟了,他完全的信任大哥,这就为执行计划,最后营救明台奠定了基础)

这一局有意思,因为它赌的其实 是两个字,“信任”。这其实也是整个剧里要表现的两种风格, 两种信仰体系,毒蜂老师说,”想要活下去,就不要信任任何人“, 黎叔说,“靠的就是信任。”这一局的赢,就是信任的结果,明台信大哥,无条件相信。他才能置生死于度外,勇敢前行。但凡哪一步他怕了,贪生怕死,放弃投降,那就前功尽弃,死路一条。而毒蜂最终也指出,要坚持到底,相信洗牌人,因为棋局会有变数,死局可能在最终变成活局。

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就是明楼领导的死间计划宗旨所在。

这个赌局在整个剧中是精华所在,一个赌局,5个战士,两方势力,两条道路,两种信仰,甚至两个阶级,围绕着一个目标,一个年轻人的生命,从打到和,从不认识到认识,从混乱到凝重到喜悦 ,从不信任到信任,从从冲突到温馨握手,甚至到朋友。殊途同归。

“我们只会被朋友背叛,敌人是永远没有被背叛和出卖的机会的”。

“我佩服你的勇气和毅力”,惺惺相惜,识英雄重英雄。当浮一大杯。

故事讲到这里,可以了吧。

引头赴死,慷慨悲歌。一片丹心照汗青,多少仁人志士无怨无悔。

可是,可是,毒蜂说“你以为,那样我们就把你记在心里了吗?” 去留肝胆两昆仑,灵魂的圣洁莫过于此。这句话把整个故事的立意无限升华提高,这不再是简简单单救国英雄的故事,而是一个平凡人的赌局。不再为高尚而活,不再为高尚而死。为国赴死如此从容简单,后人记得不记得,如何评价根本不值一谈。仅此而已。

樊於期,交命于希望,就义于信仰,何在乎名哉!

“抗日必胜”,这一场赌局,这个战场,毒蛇,虚与委蛇,毒蝎,以毒尾扎敌,而毒蜂,以己刺弑敌而丧己命。

✍: Guest

2016-06-14, 102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