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游西班牙/葡萄牙半岛

Q

马德里下飞机,取车,一路向北,去哪儿?葡萄酒产区!第一站是 Peñafiel (佩尼亚菲耶尔)。刚出机场后,路上车还不少,十分钟后,高速公路就很空了。实际上,在前后一个多星期的行程中,根本就没碰上过堵车!越到了北边,地势起伏变化越大。大概两个小时后,见到葡萄园了,就该到目的地了。
西班牙是世界第三大的葡萄酒生产国,排在法国和意大利之后。它的红葡萄酒敢跟世界列强一争高低,绝不逊色。两个最牛的红葡萄酒产区都在中北部,一个是 Ribera del Duero, 在杜罗(Duero)河谷地区。注意,这条杜罗河一直向西,流经葡萄牙,穿过波尔图(Porto),流入大西洋 。另一个是 Rioja (里奥哈),在埃布罗(Ebro)河谷,两者相距两百公里远。两个酒区都是以本土的葡萄品种 Tempranillo (天帕尼优)为主要原料,可以是百分之百的单一葡萄品种, 也可以加少量其他葡萄品种勾兑;两个酒区又都有一套完整的行业规范,从种植,除草施肥,采摘,窖藏,质量审核,商标,到营销, 极其相似。
Ribera del Duero 相对 Rioja 而言历史没那么悠久,知名度也稍低一些。但是,上世纪中叶,在法国酒农的帮助下,红葡萄酒质量得到了很大提高。这里的 Tempranillo 葡萄当地人通常称作 Tinto Fino, 许多酒庄用少量 Merlo 和 Cabernet Sauvignon 葡萄调兑,使得它的葡萄酒更接近 Bordeaux(波尔多葡萄酒)。
Peñafiel 是 Ribera del Duero 葡萄酒产区的核心镇。N-122公路东西走向,横穿小镇中心。小镇的佩尼亚菲耶尔城堡(Castillo de Peñafiel)始建于十世纪左右,居高临下地屹立在一个小山丘上。城堡现在用作葡萄酒博物馆。城堡的顶层刚好午休关门,要两个小时后才开,遗憾没能上去,而是用这时间到下面的酒庄品酒去了。
在城堡底层,也可以俯瞰小镇及周围景色。那个四周被老房子围起来的院子叫 Plaza del Coso,当年是个斗牛场,后来又被用作葡萄酒拍卖场。另一边的5-拱建筑是著名的酒庄 Protos 的酒窖兼品酒房 (Bodegas Protos),下山就直奔那儿去了。
Ribera del Duero 酒按年头通常分为四个等级:Joven, Crianza,Reserva,Gran Reserva。Joven 是年轻的酒,许多根本没有在橡木桶窖过,直接就装瓶了。跟法国的 Beaujolais 和奥地利维也纳森林边上的 Heuriger 酒类似,当年的新酒,口感四棱八角的,常在吃 Tapas 时喝,或买一杯酒送一盘小吃。这类酒只在当地能买到,因为价格低,根本不值得外运,所以外人很少知道还有这么一款。Crianza(Mature)是在橡木桶窖了一年后,再装瓶放一年。Reserva 要求橡木桶窖藏至少一年,三年以后才可上市。而 Gran Reserva 必须在橡木桶窖藏至少两年,再装瓶放三年。
跟法国,意大利葡萄园稍有不同的是,这里的葡萄树枝旺叶茂,果实累累。法国,意大利葡萄园里的葡萄树都被修剪得只剩下一两条藤枝,两三串葡萄,宁可保证质量,不求产量。我想这肯定和葡萄品种,地质地貌以及气候有关,各庄都有自己的高招啊!
杜罗河两岸酒庄一个挨一个。Legaris 也是一个出口到世界各地的牌子,很多地方都能见到。Vega Sicilia 可是个大腕儿,酒庄根本不对外开放,大铁门紧闭,只能隔墙拍张照片。喝是喝不起的,新装瓶的就要你几百欧。窖藏十年以上的,那都得成千成千一瓶。引用 wiki 上酒专家的话:Vega Sicilia is the Latour of Bordeaux。倒是 Azuaga Navarro 人家比较亲民,酒窖边上添个饭店,加个酒吧, 再盖个酒店,活生生的一条龙服务, 让你们喝个够!
从 Peñafiel 开车东北方向两个小时就到了 La Rioja (拉里奥哈)自治区。西班牙由17个自治区组成,包括两个群岛自治区,自治区下通常再划分为省。不论从面积上还是从人口数量上说,La Rioja 是一个很小的自治区,它下面就不再分省了,因此,有时也经常被直接称为 La Rioja 省。它北边紧邻 Basque Country 自治区, 离 Bilbao, San Sebastián 也就一百多公里路,个把小时的车程。因为北部的山麓,使得 La Rioja 属于大陆性气候。又因为这里的夜间气温低,白天气温高,终年阳光充足,土壤特殊,使它具备了种植葡萄的天然条件。Rioja 既指这一带的的葡萄种植区, 又指这里生产的葡萄酒,而 La Rioja 是自治区(或省)的名字。
Rioja 的葡萄种植区基本上分布在 Ebro 和两侧,它被分成三个区:西区 Rioja Alta, 东区 Rioja Baja,北区 Rioja Alavesa。西区地势高,酒色深味强;东区地势低,多产年轻果味的酒;北区最小,被认为是盛产高质量陈酿的地区。Rioja 是西班牙唯一的两个拥有最高等级DOC地位的酒区之一,另一个是 Priorat,在 Cataluña(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南部。Logroño(洛格罗尼奥)是 La Rioja 的首府,正好位于 Rioja 东区和西区的交界处。因为时间原因,我们还是选择了西边的 Haro(阿罗)作为落脚点。
Haro 只有万把人口,但号称是 Rioja 酒的首府!镇子上的大教堂是人们的精神支柱,市政厅所在的中心广场 Plaza de la Paz 是市民聚集的客厅,人们在这里读书,带娃,闲聊,但手上那一杯是不可缺少的。作为游人,你都想立马加入他们的行列。多么幸福的生活呀!
小镇边上就有一个酒窖(Bodegas)Muga,看来挺有气势,可是已经约了去别的酒庄品酒,那等回来再访吧。
要去的第一个酒庄叫 Ysios,要开半个小时的车。路上一片田园风光,北边的山脉也并不很高,路上出了葡萄园,还时不时路过大片大片的向日葵种植园, 煞是好看。可快到山脚下了,却见云雾压顶。拐来拐去,就来到了 Bodegas Ysios 跟前,准时入队跟团。
我们的讲解员是一位年轻姑娘 Maria,可种植葡萄,葡萄酒生产工艺,品酒饮酒要领,她知道的可比我多不知多少倍!Ysios 酒窖的建筑就值得多说两句。这是由一位西班牙有名的建筑师一手打造,平了原来的葡萄园(他们还有很多田),建成一座全新的酒窖。造型结构取自波浪形,因为这附近的局部气候(micro climate)更像海洋性气候。多个拱形结构在楼前的水池中呈现的倒影,恰似横躺着的一排橡木酒桶。楼前的红土通道,从空中看,就宛如一只高脚杯。当然了,内部结构设备,还牵涉到温度,湿度,通风,运输,移动等一系列技术因素。葡萄种植园分布在四周,气候环境还都不完全相同。他们也有选择性地收购其它葡萄园的葡萄。Maria 先带我们在外边的葡萄园讲解:品种,土壤,病虫防治,采摘等,又到酒窖内讲解分拣,榨汁,发酵,装瓶等。
最后重头戏当然是品尝了。品酒大厅就在主楼的顶层,对着主道,好风景。我们的团只品尝了两种红葡萄酒。尽管 Ysios 靠着 Rioja 酒区,可它并不完全遵守 Rioja 酒的行业规范,不标记 Crianza, Reserva 或 Gran Reserva, 而只是标上年份。他们根据酒的实际成熟程度和口感,糖度,酒精度等技术指标,好了就装瓶,不好就再放。这就是有些大腕儿的特权吧。我们参观过不少酒庄,也品过不少酒,大概套路都差不多:摇,看,闻,饮。每次都是直接下肚,挺好,不错,可总也说不清,哪儿好喝。看来还得接着练!
下午又去了另一小镇 Eltziego, 参观酒庄 Marqués de Riscal 。这家的红葡萄酒名气大,档次多,销量也大,好像世界各地都能买到他家的酒。如果你记不住酒名商标,若看到酒瓶上有金色金属细线缠成网状,那估计就是它了。财大气粗,他家花重金请了美国-加拿大的建筑设计大师 Frank Gehry (弗兰克 盖里)在酒庄边上盖了个五星酒店,继续扩展知名度。据说自从打那之后,葡萄酒销量猛增一倍。酒店还特牛,除了客人,外人不让靠近。当然,跟团品酒后,导游可以带着靠近看看。
傍晚回来太晚了,Bodegas Muga 也关门了。那咱自己在饭店要一瓶他家的酒不就完了嘛。这里是内地,饭菜主要以肉类为主,脂肪高,用 Rioja 送下刚好。饭后出来都11点多了,可街道广场上还是那么多人,意犹未尽。当然了,在西班牙晚饭吃得晚,许多饭店都八点半,九点才开门, 只有快餐店和大城市的游人区除外。
本来安排的是离开 Haro 后,中间停一站 (León),再去 Santiago de Compostela (圣地亚哥),可临行前两星期,航空公司将回程的航班前移了一天。疫情前都是每天四班往返,现在就一班,还给你砍了, 没有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看看后面几天的落脚点,优先级更高,只好一咬牙,直接开到 Santiago 了。六,七个小时的车程,中间停了两次。这条线几乎都是在高速公路上开,两侧也没有特殊的风景,时不时掠过一大片菜地,麦田。麦子刚刚收割了,金黄的麦田里散落着打捆大捆的麦秆,不像其他地方麦秆是捆成圆柱体,这里都是四方体。西班牙应该是欧洲的农业大国,市场上的许多蔬菜水果都是来自西班牙。途中一切顺利,傍晚就到了。
Santiago 城倒是不大,不过十万人口,可引力巨大。成千上万的圣徒,从世界各地,涌向这里。城里到处都是贝壳的标志,地上,墙上,橱窗里, 这是志同道合的朝圣者的指南针。夏季是旺季,快进城时,就看到路边成群结队的人们,背着双肩包,搭着睡垫,拎着木棍,从疲倦的表情里,仍然可以看到那胜利在望的一丝喜悦。俺们不是会员,以车代步,也来凑个热闹。非常佩服这些圣徒,佩服他们的使命感和毅力。有的要走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呀!我也有同事和邻居走过,好多人是分几段走,走过好多次啦, 有的还没走到圣地亚哥, 还得再接着去走。我敢相信,这些人不管他们有什么样的背景,肯定都是善良的好人!
朝圣的终点当然是圣地亚哥大教堂(Catedral de Santiago de Compostela)。大教堂可以在外面四周欣赏,还是很壮观的。教堂的东西两边各有一个很大的广场,迎接不畏艰辛,远道而来的圣徒。许多人结伴抵达广场后,席地而坐,互相祝贺,异常高兴,不少人真是热泪盈眶,那是一种艰辛,自豪,喜悦等融汇在一起的感情,真为他们高兴,并充满敬意。
教堂内部也是令人眼花缭乱,特别是祭坛上更是金碧辉煌,各种人物雕塑栩栩如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做礼拜或举行重大仪式的时候,那只大香炉(Botafumeiro)会被在整个教堂内的大空间摇甩。我们当时没赶上这个仪式。
人们到这里朝圣是因为耶稣的十二个门徒之一圣雅克布(Santiago,Saint James)葬在这个大教堂里。从一个侧门可以进到地下一层,隔着铁栅栏门,凭吊圣雅克布的墓。圣雅克布是此城的保护神。
读过旅游介绍,说是可以上到教堂的外部顶层,但当天顶层不开,不知是因为时间不对,还是因为疫情,遗憾没能登高俯瞰老城。离开大教堂后,沿着狭窄崎岖不平的胡同,在老城里走了几条街,人来人往,逛累了,街边随便找个地儿,坐下来,歇歇脚,喝一杯,很是惬意。纪念品小店和饭馆酒吧一个挨一个,商业气息有点儿过浓。
填饱肚子总是必要的。第一次尝了这里的章鱼腕,是水煮的做法,谈不上喜欢,可以吃,没觉得很美味。章鱼腕不只是这里的特产,似乎在西班牙哪里都能吃到。可酒得是这里的白葡萄酒。这里属于加利西亚(Galicia)自治区,也是一个葡萄酒产区,但百分之九十是白葡萄酒。最有名的是本地的品种 Albariño 和 Ribeiro。两种都尝了,果味清爽,挺好喝,特别是吃海味和在大热天喝。
以牙换牙,出了西班牙,进入葡萄牙。以前游过首都圈,葡萄牙北部还是第一次来。相对西班牙,这里的反差还是有的。西班牙语或多或少还有一些接触,可葡语就差一大截子了,猜蒙都得打个嗝儿;时差又晚了一个小时;最主要的是,高速公路付费,消耗了不少脑细胞,还亏了两杯酒!从圣地亚哥走高速进入葡萄牙,按攻略,下高速,买高速公路卡(Toll card),可能下错出口了,硬是没找到地儿,又被指着上了高速走A3,A3是老系统,要么有感应器,要么人工付费。A28是自动扫描,过后结算。在A3上交了近10欧,出来后才买的高速公路卡,20欧,后来查看,只用了5欧多,其余都交了城市建设费。
Porto(波尔图)是葡萄牙的第二大城市,拥有悠久的历史,城名也是现代葡萄牙国名 Portugal 的来源。城市里,特别是老城区,还可见到许多年代久远的印记。
波尔图大教堂(Sé do Porto),坐落在杜罗(Douro)河北岸的峭壁上,可以买票进去参观。从这里开始,你就可以感到蓝瓷墙饰的魅力和规模了。
在大教堂广场,可以远眺新城区(Vila Nova de Gaia)和杜罗河南岸。
从大教堂的另一侧,可以上到横跨两岸的双层钢架桥 Ponte Luis I。上层跑有轨电车(Metro), 下层跑汽车,上下两层的两侧都有人行便道, 是欣赏杜罗河两岸的最佳观景点。
杜罗河北岸的岸边是老城的 Ribera 区,这里饭馆酒吧一个挨一个,是 Porto 人气最旺的地方,特别是晚上。我们在岸边身后一条街里的饭店吃的晚饭,侍者主动推荐他的拿手表演,片鱼装盘。当然得配葡萄牙的 Vinho Verde (绿酒),一种当地产的白葡萄酒。酒足饭饱,溜溜达达回酒店了。
一觉醒来,还是大晴天。Porto 的绝大多数景点都可以步行到达,这里路窄坡陡,车是用不上了。São Bento (圣本笃车站)步行五分钟就到,这是一个市区老火车站,依然运行。车站大厅的蓝瓷壁画尤为出名,被 UNESCO 收入囊中。
Clérigos Church (教士教堂)坐落在老城的一处高坡上,登塔顶可俯瞰市区远近,甚至可看到海边。看到最美书店了吗?
莱罗书店(Livraria Lello)是网红,葡萄牙最美书店,传说很多。到了跟前,有一百多人在排队,没进去,离开了。
。这是莱罗书店楼后面的小广场上的教堂 Igreja do Carmo 和 Igreja dos Carmelitas Descalços, 两个紧靠着, 但是两个不同的教堂,侧墙也是蓝瓷壁画装饰,漂亮,没有进去。
自由广场(Praça da Liberdade)应该是 Porto 的中心了,广场的一头儿,有一座1862年时任国王 Pedro IV 的青铜骑马塑像,广场的另一头是市政厅。估计这是城中心最大的一块平地了,大型集会,游行,庆祝,抗议都会在这里举行。广场两侧的建筑也各有特色。
陛下咖啡馆(Café Majestic),就在酒店附近,据说也是网红,那就进去喝两杯吧,不要咖啡,要波特酒!
波特酒(Vinho do Porto,Port wine)可是这里的特产,这里也是唯一有资格生产,销售波特酒的地方。波特酒是一种强化后了的葡萄酒,也就是说,在葡萄酒发窖过程中添加烈性白兰地,使酒里的糖分停止转化为酒精,因而波特酒含糖很高,甜。波特酒的酒精度在18%至20%,基于一般的葡萄酒(13%)和烈性酒(40%)之间,多在饭后甜食时饮用。常见的有两个类型:瓶酿红宝石(Ruby)和桶酿茶色(Tawny)。顾名思义,瓶酿是指酒在瓶子里或金属罐里发酵,酒的口感相对年轻,酒色呈红宝石色;桶酿是用橡木桶发酵,酒的口感饱满,有后劲儿,酒色呈红茶色;好酒至少要发窖十年以上,三十年,四十年的,也常见,价格就更高了。
杜罗河南岸有许多酒窖,供组团参观酒窖,品酒。再过一回桥,再览两岸风光。
岸边大道两旁摆摊小贩儿一溜排开。
我们去的是 Sandeman 家。
喝了酒,也没忘去拜访葡萄园。葡萄产地是在杜罗河离 Porto 上游一小时车程的地区。这是与西班牙葡萄酒产区 Ribera del Duero 内的是同一条河,葡语叫 Douro,西语叫Duero。途中在两个地方停下欣赏这里葡萄庄园的美景,一个是在 Mesão Frio 附近,一个是在 Pinhão 处的山上, 有些葡萄都变成紫色了。风景非常漂亮,不枉盘山绕岭,心满意足!图中有一张带酒农山庄的一角,真看好这地儿了。

✍: Guest

A

2021-09-09, 16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