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格魯夫:硅谷最偉大的偏執狂走了

A

英特爾傳奇CEO安迪·格魯夫 英特爾傳奇CEO安迪·格魯夫

  新浪科技鄭峻發自美國硅谷

   喬布斯之前的硅谷旗幟

  在蘋果4寸新機iPhone SE成為今日媒體關注焦點的一片喧囂中,硅谷最著名的那位偏執狂悄悄告別了這個他曾經改變過的世界。在美國主要科技媒體的版面中,這位英特爾傳奇CEO的訃告緊隨着蘋果新品發布的新聞,佔據着第二頭條的位置。

  安迪·格魯夫(Andy Grove)這個名字,或許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说已經有些陌生。但在IT行業,他的名字就是硅谷精神的象徵。他親手締造了晶片巨人英特爾,造就了晶片巨人數十年的輝煌,引領着整個晶片與PC行業前行,開創了一個全新的時代。

  

《時代》雜誌1997年年度人物 《時代》雜誌1997年年度人物

  1936年9月2日-2016年3月21日,格魯夫從一個匈牙利難民,成為晶片巨人英特爾的奠基者與領軍人,直至榮膺《時代》雜誌1997年度風雲人物。他的傳奇一生無疑是美國夢的最好範例。

  “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是他的名言。在喬布斯之前,格魯夫是硅谷的旗幟人物。他與喬布斯的人生,也有着諸多相似之處。 他執掌下的英特爾與喬布斯的蘋果,在企業發展道路有着諸多相似之處;他強硬爆裂又極具煽動性的領導風格,也是喬布斯的標誌之一;甚至,他和喬布斯都曾經患上癌症。 他比喬布斯早出生十九年,卻又晚離去五年。 只是喬布斯在譽滿天下時溘然長逝,而格魯夫則在退隱多年之后平靜告別。

  他曾經獲得全球最嚴厲老闆的“美譽”,在硅谷打造出了狼性文化。他的威懾力在英特爾內部無所不在,讓員工戰戰兢兢拿出125%的工作效率,讓他的企業保持着極強的執行力與競爭力。有人評價,“如果是他母親犯錯,格魯夫也會毫不猶豫地解雇她”。因為員工開會遲到,格魯夫暴怒之下掄起棒球棒猛砸會議桌。他甚至對犯錯的女下屬怒吼:“如果你是個男人,我早就打斷你的腿!”

  

英特爾三位一體:格魯夫(左)、諾伊斯(中)、摩爾(右) 英特爾三位一體:格魯夫(左)、諾伊斯(中)、摩爾(右)

   從匈牙利難民到英特爾船長

  如果人生也分春夏秋冬,那麼格魯夫人生的前二十年几乎都是嚴酷的冬季。苦難的前期經歷,打造出格魯夫堅毅好鬥、絶不放棄、無比謹慎、控制一切的性格,為他未來職業生涯的輝煌奠定了基礎。

  四歲的時候,他被傳染了猩紅熱,鬼門關裏走了一遭;八歲的時候,納粹德國在布達佩斯大肆搜捕猶太人,他和母親東躲西藏撿回條命;二十歲的時候,匈牙利爆發十月革命,蘇聯坦克開進布達佩斯,他坐船偷渡出境,一路流亡到美國。正如他在自傳《游向彼岸》中回憶的那樣,格魯夫來到了一個全新的大陸,翻開了自己人生的全新一頁。

  但剛到美國的時候,格魯夫说英語磕磕絆絆,帶着濃厚的匈牙利口音,課堂上聽不懂名詞術語。只是,已經經過了那麼多磨難,這點困難又算得了什麼。格魯夫的大學老師回憶说,“他對知識的渴求,就如同兒時對食物的饑渴感一樣強烈”。最后他克服了結巴的英語,以几乎全A的成績順利大學畢業,而后進入知名學府伯克利大學拿到博士學位。

  1963年,格魯夫進入硅谷仙童半導體公司,四年之后成為研發副主管。在這四年時間,格魯夫成為了整合電路領域的專家,甚至還寫了一本大學教材《物理學與半導體設備技術》。1968年,羅伯特·諾伊斯(Robert Noyce)和戈登·摩爾(Gordon Moore)共同創辦了英特爾,格魯夫隨即也離職加入了他們,成為了藍色巨人的第三位成員。

  雖然他是在英特爾成立那天加入,但他卻並沒有貪求共同創始人的榮譽。不過,格魯夫與兩位創始人一道,被視為英特爾輝煌“三位一體”的重要支柱。從最初的工程總監開始,逐步擔任英特爾首席運營官、總裁、CEO以及董事長。在英特爾一路成長為全球IT行業領頭羊的道路中,格魯夫的領導才能體現地淋漓盡致,成就了自己和英特爾的共同傳奇。

  毫不誇張地说,是格魯夫帶領英特爾渡過諸多難關,奠定了微處理器的業務基石,打造了今日的行業霸主地位。在他效力的三十年間,英特爾營收從第一年的2672美元一直增長到1997年的208億美元。1987年到1997年,格魯夫擔任英特爾CEO的十年間,每年返還給投資者的回報率高達44%。這個小個子猶太人成為了全球商業領袖仰望的一個傳奇。

  

格魯夫的經典着作《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 格魯夫的經典着作《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

   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

  時時警惕變化,從不害怕挑戰,勇敢面對困難,主動選擇調整,是格魯夫最為人稱道的領導才能。1979年,擔任總裁的格魯夫從當時晶片行業巨人摩托羅拉手裏搶下了2500家客戶,其中就包括了電腦巨人IBM。但進入八十年代,隨着美國經濟陷入衰退,在日本低價産品的衝擊下,英特爾的存儲晶片遭遇困境,陷入了成立以來最大的危機。

  1985年,格魯夫果斷放棄了主營業務存儲晶片,將英特爾業務重心轉向屬於未來的微處理器。正是這一壯士斷腕的果敢決策,成就了英特爾全球微處理器霸主的地位。如果说摩爾提出了“摩爾定律”,那麼是格魯夫讓這一定律變成了現實。1992年,英特爾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公司。在英特爾的成長道路上,格魯夫始終保持着警惕,一直壓制着他們的對手。

  越是在關鍵時刻,格魯夫越是冷靜決斷。在英特爾兩位創始人性格溫和的情況下,格魯夫的雷厲風行和果斷決策就顯得尤為關鍵。1994年,英特爾奔騰晶片出現嚴重缺陷,一度遭到IBM的全綫棄用。在公司陷入恐懼中,格魯夫果斷耗費了近5億美元,召回所有晶片進行重新設計,輓回了這次災難性的危機事件。

  在英特爾順利度過難關之后,格魯夫卻遭遇到了個人的又一大打擊。1995年,58歲的他被診斷出前列腺癌,不得不進行化療。但比喬布斯幸運的是,格魯夫早早發現病症,又及時進行治療,最終得以康復重新回到工作崗位。1997年隨着英特爾的如日中天,格魯夫成為《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登上了自己人生的頂點。一年之后,已過花甲之年的格魯夫選擇了激流勇退,結束了自己在英特爾長達三十年的輝煌經歷。

  《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一書,是格魯夫對自己商業生涯的完美總結,也是當代管理學的經典之作,影響着一代又一代的企業管理者。格魯夫用自己三十年的領導經歷,講述了一個簡單的道理:無論取得怎樣的成功,都不能滿足現有成績,必須居安思危時時警惕可能的市場劇變,否則就可能遭到市場的無情淘汰。

  即便是在二十年后的今天,這部書的核心理論依然適用。“我常常篤信‘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只要涉及企業管理,我就相信偏執萬歲。企業的繁榮中孕育着自我毀滅的種子,你越是成功救越容易遭到對手的攻擊,最后可能一無所有……為了自己的生存,公司所有人員都必須一直處在偏執狀態……穿越戰略轉折點為我們設下的死亡之谷,是一個企業必須經歷的最大磨難。”

  科技行業在不斷變化,硅谷企業在不斷更替。或許,這個世界唯一不變的就是變化。從格魯夫到喬布斯再到馬斯克,硅谷每個年代都有一位偉大的偏執狂,顛覆着這個世界不斷改變,引領着他們所在的行業不斷前行。

  再見,格魯夫,曾經的硅谷旗幟,曾經的偏執狂。

✍: Guest

2016-03-22, 784👍, 0💬